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图书馆员在数字图书馆知识管理中的作用

    Robert M. Mason在“The critical role of librarian/ information officer as boundary spanner across cultures”文中分析了图书馆员、情报人员在数字资源整合中实现全球跨文化知识存储的作用,将数字图书馆与知识管理系统结合在一起,分析图书馆员在不同领域知识、不同文化背景知识存取中的作用。Logan Ludwig认为,随着技术环境、学术交流及学习环境的转变,图书馆员的使命及工作方式也都发生了转变。Michael E.D.Koenig认为,知识管理与图书馆员的下作具有重合之处,但图书馆员没能很好的利用知识;随着知识管理进入新的阶段一管理组织外部的知识与信息,图书馆员也将面临新的机遇,特别是在知识管理系统设计领域。
    Robert Schwarzwalder探索了知识管理的实施要素、知识管理的目的及图书馆员在知识管理中的作用,强调图书馆员应该成为知识管理的代理人。Boeri,Robert.J等认为,专业图书馆员应是图书馆机构进行知识管理的关键性因素,其决定了合作知识管理项目成败。Frankn认为,图书馆员应充分利用内部网络进行知识管理,建立图书馆的内部知识库及外部知识库。David指出,为应对变化,图书馆员的任务应向知识信息存储、检索和传递方面转变。Pemberton 比较了 RIM(记录信息管理)和KM(知识管理)的异同,探讨了图书情报人员在担负RIM角色的基础上如何实施知识管理。Rowley指出,管理知识库、促进知识交流及平衡知识价值创造是图书馆员的“知识管理”职能。
    Gandhi探讨了知识管理在图书馆参考咨询中的应用,认为,参考咨询馆员应该从馆藏文献的管理员转变成为公共记忆的管理员,应该从信息的发现、选择、组织与管理者转变为知识的创造者与管理者,应该从组织与提供信息的管理者转变成为利用专业信息技术从事知识服务的专家。
    Pradeepa提出将所有图书馆员组织到知识管理体系中去。他认为:馆员独自承担知识管理的重任有困难,比较好的办法是由馆员组建一个知识管理团队。组建团队可采用两种策略:①在图书馆原有行政业务等级结构基础上赋予知识管理功能,这样期刊、读者服务等业务部门的馆员就负责知识管理的各个不同方面,研究馆员担任知识主管的职务;②任命一些老资格的助理馆员从事知识管理各方面的工作,研究馆员仍然承担知识主管的任务。
    Lee和Hwa-Wei指出:应对全体馆员的知识和经验加以评估与分享,并建立包含奖励及激励机制的组织文化,鼓励图书馆员通过书写、讨论、演讲、辅导、顾问等形式来共享和传递隐性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