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知识共享相关影响因素对其绩效的作用分析

      本文在提出了数字图书馆知识共享的主要影响因素的基础上,分别分析这些影响因素对于数字图书馆知识共享绩效的作用关系。
      1>人际信任创造了数字图书馆共享知识的气氛,对知识共享工作起到了文化促进作用。
    信任作为组织文化的一部分,人际信任在组织中为创造人们共享知识的气氛起到了重要作用(Hedlund&Nonaka}  1993 ; Nonaka} 1994; Zand} 1981;Eulem&Ozen,  2003)。团队能够有效的执行工作,首要需要在团队成员之间建立起相互作用,这种相互作用并不是组织通过正式规则能保证的。形成组织成员之间相互作用及相互协同的最重要因素是在组织中信任气氛。信任通过促进组织成员之间的团结和合作,从而发展组织的团队精神。
    对于数字图书馆实现知识共享来说,需要馆员在组织内部保持密切协作的关系,因此,人际信任起到了重要作用。人际信任可以构建数字图书馆团结、交流、协作的组织文化,培育馆员的团队协作精神,最终促进组织整体绩效的提高。
     2)共享的标准规范为数字图书馆知识共享提供的信息交流的规范
    共享标准规范可以用于指导数字图书馆知识资源的标准化建设,为数字图书馆知识共享提供基础性的前提保证,从根本上规范了知识资源共享活动。
    在数字图书馆内,馆员之间、用户之间、馆员和用户之间在分享知识的时候,运用统一的、大家能够埋解的语言进行沟通,运用统一格式和规范进行知识的描述,会增强知识的接受效果和理解程度,使得知识共享具有良好的效果。
    因此,在数字图书馆中制定知识共享的标准规范,馆员和用户学习和运用这些标准规范,可使得馆内的知识共享成为一种标准化、规范化的组织行为。知识共享这一活动的标准化管理也会增强馆员和用户对共享知识的满意程度,提高数字图书馆知识共享的绩效。
     3)共同愿景为数字图书馆知识共享提供了目标和动力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在从事出色团体研究时发现,出色团体的最显著特征就是具备共同愿景,共同愿景对于促进团队的合作学习、共享知识、创建学习型组织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彼德。圣吉曾认为“如果没有共同愿景,就不会有学习型组织”。具共同愿景会唤起人们的共同希望,在组织中,成员拥有共同的目的、愿景和价值观,是构成共识和合作的基础,也是实现知识交流与共享的基础。
    在数字图书馆中共同愿景为知识共享提供了目标和动力,在缺少“共同愿景”时,馆员和用户只会“被动性”的进行知识共享”。
    在数字图书馆中,“共同愿景”对知识共享的推动作用可借助知识产品来实现,对于卓越知识产品的追求会引起对自身知识水平提升的追求,再加以合理的共享文化引导和管理制度规范,馆员和用户就会很自愿地接受知识共享,并将其作为一种自觉执行的价值观,持久推动数字图书馆知识共享。
    4)信息技术是为数字图书馆知识共享提供技术支持,创建顺畅共享渠道。
    关于信息技术对知识共享的关系,Hendriks(1999)认为,信息技术对知识共享动机有直接与间接的影响。Hansen(1999)认为,通过信息技术平台的构建,采用编码化的方法可将组织在运行过程中产生的大量无序的文档和信息以某种逻辑方式加以序化,组织建立知识数据库,以方便组织成员的使用。
    信息技术可以创建顺畅的知识共享渠道,能够使不同地域分布的馆员和用户共享信息、经验、专长及见识等,进一步丰富个人和集体的隐性知识。但是,组织并不会因使用的信息技术而改变和提高组织内部共享知识的意愿。信息技术的使用对于静态的、显性知识的共享十分适用,但是对于难以明晰化的隐性知识的共享仍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5)开放存取为数字图书馆搭建了知识共享的渠道
    数字图书馆应大力支持和发展开放获取的学术共享方式,积极收录开放存取期刊,建立机构库、学科库等开放存取仓储,推动信息共享空间的建设。开放获取共享方式重视信息源(数字图书馆)与信息宿(用户)之间的交流,为信息的交互提供学术交流平台;在信息获取途径方面,强调开放传播,馆员和用户可以多途径的检索与查询信息;在文献的使用权限方面,极大地扩充了用户对学术文献的使用权限。
    开放存取作为新型的信息传播与交流模式,对于学术界而言,有助于缩小数字鸿沟,打破学术研究的权限壁垒,提高学术成果的科学影响力,加速研究成果的传播和理解,从而造福科学。对于数字图书馆而言,开放存取为实现知识资源共享提供了一条新的途径,数字图书馆可以通过合作开发和建立各种开放存取文献数据库,真正的实现知识共享。
    6)心理契约激励数字图书馆馆员的知识共享行为
      在数字图书馆与馆员的相互关系中,存在着隐含的、非正式的、未公开、未说明的相互期望和理解,这些就构成了数字图书馆与其馆员心理契约的内容。心理契约包含了馆员对数字图书馆的认可,认为数字图书馆会为自己提供公平的待遇和机会,还包含了数字图书馆对馆员的认可,对于馆员的工作能力、工作积极性等方面给予认可。
      尽管心理契约是内隐的,但它却是组织行为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心理契约会影响到馆员的工作绩效、工作满意度、对组织的情感投入以及对组织的忠诚。心理契约表现出了数字图书馆对馆员的承诺和信任程度,增强了馆员对组织的依赖与信任,对馆员的知识共享行为起到激励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