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梁启超与文献管理 开题报告

    本文逻辑思路是:第一章是从总体上来论述梁启超的“文献学”概念,后四章则分别从四个方面(即目录学研究、辨伪学研究、西学与其文献学研究、文献学研究普及化方向的探索)来进一步具体深化梁氏的文献学概念的内容,并在此基础上客观评价梁启超对中国文献学发展所起的作用和影响。
    研究方法是解决问题的重要手段,本文在研究方法上有如下特色:一是采用微观和宏观相结合的考察方法.一方面不忘对梁启超的文献学思想作具体而微的研究,另一方面这种徽观的研究又是建立在从宏观的学术、文化背景来考察的基础上.
    二是比较的方法.比较是为了更为准确地评价梁启超在哪些方法继承或发展了中国古代的文献学思想,又在哪些方面对同代或后代的文献学家产生了影响,这种方法有利于确定梁启超在中国文献学史上的定位。
    三是采用大量的图表.这也是梁启超当年提倡的学术方法之一,本文的图表主要是为了有利于比较,也有的是为了排列材料,或使说明的问题更为简洁。
    四是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的原则(方法).本文尽量采用历史还原的方法,回到当时的历史文化背景中去思考问题,尽量接受当时的文献学观念.对于什么是文献学及其内涵和外延,当代学界似乎还没有定论.笔者认为,文献学包括古典文献学和现代文献学,古典文献学以古籍为研究对象,现代文献学以现代文献的组织、利用及其发展规律为研究对象。其中,古典文献学又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古典文献学主要以版本、目录和校勘为主要内容,以王欣夫的《文献学讲义》为代表:广义的古典文献学是指对古代的文献进行整理和研究的学问,范围极广,以张舜徽的《中国文献学》为代表。张舜徽继承了梁启超的“文献学”概念(见本文第一章第三节),与梁氏的“文献学”概念是一脉相承的。本文为做到逻辑与历史相统一,采用的是广义的古典文献学观念,故论述范围相对比较宽泛,但同时又不得不将梁氏的图书馆学思想排除在笔者的视野范围之外,因为这是属于现代文献学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