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薛涛笺研究

薛涛笺得名于唐代女诗人薛涛,相传为其所创制,初为写诗唱和之用,后代多作上贡佳品,晚清还出现了很多以“薛涛笺”命名的信笺。本章即对“薛涛笺”的涵义、形制、发展等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一、蜀笺与薛涛笺

    要研究薛涛笺,首先要清楚何为蜀笺,二者关系如何。成都地区自古物产丰饶,造纸业也非常发达。文献中对蜀地所产佳纸多有记载,李肇《唐国史补》称“纸有蜀之麻面、屑末、滑石、金花、长麻、鱼子、十色笺”’,《蜀祷机》记“王衍以霞光笺五百幅赐金堂令张蜻。霞光即深红笺也。又有百韵笺,以其幅长,可写百韵诗,其次学士笺,则短于百韵焉”’等等,可见造纸的材质、色彩花纹、尺幅大小均非常丰富。而薛涛笺,又是蜀地产笺中尤为著名者,据称为唐薛涛所制。传统文献中关于“蜀笺”、“薛涛笺”有过各种定义,亦有说“蜀笺”即为“薛涛笺”的。情况到底如何?下文稍作归整分析。

(一)蜀笺:

察考文献中“蜀笺”一词,大致有以下几种含义:

1.为成都地区各色笺纸的总称。

宋苏易简《纸谱》:桓玄诏平淮,作桃花笺纸,及缥绿青赤者,盖今蜀笺之制也.指出蜀笺有多种色彩。

明高镰《遵生八笺》:蜀有凝光纸、云蓝笺、花叶纸、十色薛涛笺,名曰蜀笺.这里列举了蜀笺中比较著名的几种,其中就有薛涛笺。

明何宇度《益部谈资》:蜀笺古已有名,至唐而后盛,至薛涛而后精.据谱云:“笺之名不一,有曰玉版,曰表光,曰贡余,曰经屑;或布纹,或坡绮纹,或人物、花木、虫鱼、鼎弃文.”唐韩浦诗云:“十样笃笺出益州,寄来新自沈澳头。”则又倍多于涛制.更有小而仅可书一诗者,乃今蜀藩所造,仅纯白一种,清莹光细,长余五六尺,宽仅三二尺,亦无诸花纹,远让古昔多矣。’指出蜀笺自古有之,至唐代薛涛以后益发精美著名。其中引韩浦诗云“十样莺笺”,“则又倍多于涛制”,显然并不认为薛涛笺为“十样莺笺”。

元费著有《笺纸谱》,又名《蜀笺谱》,记录蜀地各色笺纸‘:纸以人得名者,有谢公,有薛涛.所谓谢公者,谢司封景初师厚.师厚}1笺样,以便书尺,俗因以为名。

谢公有十色笺,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即十色也。

涛侨止百花潭,躬撰深红小彩笺,裁书供吟,献酬贤杰,时谓之薛涛笺.指出谢师厚和薛涛都以笺纸出名。十色笺为谢师厚所制,薛涛所制为深红小彩笺。

伪蜀王衍踢金堂县令张蜻霞光笺五百。霞光彩疑即今之形霞笺,亦深红色也,盖以胭脂染色,最为靡丽,范公成大亦爱之。然更梅浮,则色败姜黄,尤难致远,公以为恨,一时把玩,固不为久计也.

    纸固多品,皆玉板、表光之苗裔也。近年有百韵笺,则合以两色材为之,其横视常纸长三之二,可以写诗百韵,故云.人便其纵阔,可以放笔快书。凡纸,皆有连二、连三、连四售者连四,一名曰船。笺又有青白笺,背青面白;有学士笺,长不满尺;小学士笺又半之。仿姑苏作杂色粉纸,曰假苏笺,皆印金银花于上.承平前辈,盖常用之,中废不作,比始复为之。然姑苏纸多布纹,而假苏笺皆罗纹,惟纸骨柔薄耳,若加厚壮,则可胜苏笺也.蜀笺体重,一夫之力,仅能荷五百番.余得之蜀士云澄心堂纸,取李氏澄心堂样制也,盖表光之所轻脆而精绝者,中等则名曰玉冰纸,最下者曰冷金笺,以供泛使.广都纸有四色,一曰假山南,二曰假荣,三曰冉村,四曰竹丝,皆以褚皮为之。其视沈花笺纸最清洁,凡公私薄书、契券、图籍、文,皆取结于是.广幅无粉者谓之假山南,狭幅有粉者谓之假荣,造于冉村曰清水,造于龙澳乡曰竹纸.蜀中经史子籍,皆以此纸传印,而竹丝之轻细似池纸,视上三色价稍贵.近年又仿徽池法作胜池纸,亦可用,但未甚精致尔。

    双流纸出于广都,每幅方尺许,品最下,用最广,而价亦最戏。双流实无有也,而以为名,盖隋扬帝始改广都曰双流,疑纸名自隋始也,亦名小灰纸.

以上又列举了一些著名的蜀笺,并对其掌故、形制、色彩花纹、用途、价值等稍加品评。

2.为十色彩笺的总称。

    明曹学侄《蜀中广记》:《成都古今记》云:蜀笺十样,曰深红,曰粉红,曰杏红,曰明黄,曰深青,曰浅青,曰深绿,曰铜绿,曰浅云.又有松花、金沙、流沙、彩霞、金粉、桃花、冷金之别,即其异名。此段详细记载了十色彩笺之名。

关于十色笺的制法,苏易简《纸谱》中记:

蜀人造十色笺,凡十幅为一榻,每幅之尾,必以竹夹夹之,和十色水逐榻以染.当染之际,弃置捶埋,堆盈左右,不胜其委顿,逮干,则光彩相宣,不可名也.’可见十色笺为染色笺。

3.特指薛涛笺

明屠隆《纸笺》:

元和初,蜀妓薛洪度以纸为业,制小笺十色,名薛涛笺,亦名蜀笺.’认为薛涛笺为十色笺,并将其等同于蜀笺。

二.薛涛笺

薛涛笺原本是何模样?文献中也有不同答案。归纳之,有如下三种:

1.十色笺

上文引明高镰《遵生八笺》,中有“十色薛涛笺”之语。屠隆《纸笺》亦记薛涛“制小笺十色,名薛涛笺”.此外宋乐史撰《太平寰宇记》记:成都府旧贡薛涛十色笺,短而狭,才容八行.’北宋李石《续博物志》也记:元和中,元棋使蜀,营妓薛陶造十色彩笺以寄,元棋于松华纸上寄诗时陶.蜀中松华纸、杂色流沙纸、彩霞、金粉、龙凤纸,近年皆费,唯余十色坡纹纸尚在.’也认为薛涛造十色彩笺,元镇用其中的松花笺寄诗相赠。明胡震亨《唐音癸签》:诗笺始薛涛.涛好制小诗,惜纸幅长剩,命匠狭小之,时谓便,因行用.其笺染演作十种色,故诗家有“十样蛮笺”之语.‘这里不仅说到薛涛笺是十色染色笺,还指出薛涛为写诗方便,授意改小了纸张尺幅。

2.红笺

一说薛涛制笺仅止深红一色,非有十色。如费著《笺纸谱》称:涛侨止百花潭,躬撰深红小彩笺,裁书供吟,献酬贤杰,时谓之薛涛笺.……涛所制笺,特深红一色尔.’百花潭在烷花溪的下游,他认为薛涛在隐居烷花溪后,制作小红笺用于吟诗酬赠。而造十色笺的是谢师厚:师厚创笺样,以便书尺,俗因以为名。谢公有十色笺,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即+色也.‘谢师厚是北宋人,年代较薛涛为晚。明宋应星《天工开物》:四川薛涛笺,亦芙蓉皮为料煮糜,入芙蓉花末汁,或当时薛涛所指,遂留名至今.其美在色,不在质料也。这里指出薛涛笺的制法,用芙蓉皮做原料,芙蓉花汁染色,重点强调了其“色”之美。

3.松花笺

此说有《古今事文类聚》“薛涛笺”条:唐蜀妓薛涛造松花笺,好制小诗,惜其幅大,乃狭小之.人以为便,薛涛笺.景焕《牧竖闲谈》:涛归沈花,造小幅松花笺百余幅,题诗献镇。棋寄旧诗与涛云:“长教碧玉藏深处,总向红笺写自随.”

4.云母笺

此说仅见明方以智《通雅》: 蜀云母笺,薛涛之遗也.涛本小笺,而今则与连四同式,但加矾与云母粉耳。……又有百韵长笺;学士笺短于百韵.薛涛笺短,可书四韵。’认为薛涛笺为加矾和云母粉制成的云母笺。

上述引用文献,多是宋代以后的方志.、类书、杂说,很多相互矛盾之处,不可尽信。但我们仍可从中看出,成都地区纸业非常发达,自古就产各色佳纸,尤以染色彩笺为著名。薛涛笺以女诗人薛涛命名,为染色小彩笺。因其声名远播,后人常将薛涛笺等同于蜀笺,其实薛涛笺仅是蜀笺中之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