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朱子整理《楚辞》因缘

对于朱子《四书章句集注》,八百年来几无贬词,即在朱子生前,朱子自己“多一字不能少一字不能”的}}亦无人异议冲朱k}J‘楚辞集注’严《后语》等,却褒贬不一。赞美者比之于孔子删布诗》修订《春秋》V;而贬者议为朱子《楚辞》“文公之旨,一贝。以无心而冥会,贤手无病呻吟者尔。②。萧穆以为、“朱注本实未能高出前人,但偶有独到处,采取之可也。。因为在萧看来千古第一知骚者莫如太史公,注事之详略,莫如王、洪两注本⑧。清人莫伯骥也认为陆、萧所论朱注,’#当”④。甚者有人否定朱子之注《楚辞》:尽管《宋史》卷一八八一《朱熹传》称其“著《楚辞集注》”,同书卷二八。《艺文志》七载,朱熹著《楚辞集注》八卷、《辩证》一卷。然而明代以后却有人对此提出了质疑:,如清康熙年间朱天闲塔离骚辨·自序》即云。后得素阳一《集注》,讶其无所剪裁,龙杂如故。每辨此注,决非紫阳所集。”’乾隆年间夏大霖著《屈骚心印参评)),则引毛以阳评曰:“朱注《楚辞》,未能言简愈尽,识者以为非朱子手定,乃后人附会。夫朱子生平精力,毕萃于‘四子,之书。一‘,五经,自《易》、《诗》外,且未能辑注成书,则其未能辑注成书,则其未暇注《楚辞》也明矣一!’’⑥对于这些疑惑·_姜亮夫先生《楚辞书目五种》考证并指出,庆元四年朱熹还在世时,己有“戊午刻本,朱熹段后不久,又有嘉定六年本(1213),接着又有端平二年本(1235)咸淳三年(1267〕诸本。这些刻本都刊行于南宋,当时朱熹子孙尚可见之,岂容他人作伪)”其实明李维祯说过:“楚三间大夫屈平所作《离骚)).《九歌》、《天刚、恤章》、《远游卜《卜屑》、《渔父)),_(大招}而宋玉、汉贾谊、淮南王安·东方朔、严忌、王衰、刘向皆拟之。其始为传者安也。其尊《离骚》为经,而以后人所作,人非楚而辞则楚,辞非楚而指则楚,附之为十六卷,别称《楚辞》者,向也。为之注,而以己所作《九思》附之者,一王逸也。为《补注》者,洪兴祖也。朱子《楚辞》整理研究的杰出贡献,“自朱子注行,而诸说俱左次”。

  《竿辞集注》是南宋儒宗朱熹有感而作的楚辞学巨著。是朱子晚年倾心整理的又一部经典性文献。一般认为朱子整理《楚辞》始于绍熙五年(1194年)六十五岁时在潭州荆湖南路安抚使任上。整个楚辞文献的整理工作持续了五六年之元…如同他晚年倾心整理的另外两部儒家经典著棺《礼》.‘书》一样,几朱子对子

  《楚辞》的文献整理也没有全部完成。据嘉定四年门人扬橄为《楚辞集注》之“同安郡斋刊本”序时:“庆元乙卯(1195)概自长读往侍先生于考亭之精舍,时朝廷治党人方急,压相赵公滴死于永。’先生优时之意仁屡形于色。忽一日·出示学者以所释《楚辞》一篇。”《序》中“乙卯指庆元元年(1,195),扬橄于此年初来考亭,得见朱熹“所《楚辞》叫篇”则应在此后不久。可见朱子此时正在注释《楚辞》。《楚辞辨证》题前自署“庆元乙未三月戊辰”(I199),次年朱子即告别人世,详庆元六年朱子去世前十徐日关注文献整理之事,其中关注《礼》书最多,其次《书》,其次《大学》,据蔡沈《梦奠记》朱子去世前三日“改《大学》诚意章,令詹淳誊写,又改数字。又修《楚辞》一段。”朱子又修《楚辞》一段,究竟是《后语》注释还是《音考》,现在难以得知,但是朱子一生的文献整理确是以《楚辞})作为他临终前最后绝笔,_这其中多有令人思考地方。晚年在大量精力魂投入《礼》《书》的编撰整理之中,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整理这并非儒家经典的文献。朱子乃一代儒宗,对他着力于《楚辞》研究这件事,朱子何以整理《楚辞》,何以又抽出时间并以令即便是和他同时代的杨万里也大惑不解。《诚斋集》卷三八《戏跋朱元晦楚辞解》其一云:“注易笺诗解鲁论,一帆腋浴沂天。无端又被湘累唤少去看西刀}竟渡船o.①意谓朱熹一生注疏不少儒家经典扛最后却无端受到一“湘累叮可见当时人们对朱注_《楚辞卜的真实用心,未能充分理解。不过,作为理学家的朱熹,将很大精力花费在注释《楚辞》上,且至死不渝,这确实是需要深究的问题。此事不仅关涉朱子一生的学术积淀,同一时也和当日的政治、‘文化背景息息相关。

     要全面地考察朱子《楚辞集注》及整个楚辞文献的整理,应该注意四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一“作牧与楚”、“寄意妆愚”、‘“庆元党争”、“纠王洪之失”。可以说:“作牧与楚”是朱子《楚辞》整理的最初动因:“寄意汝愚”则是整理过程中进一步推动朱子集注的强大动力;“庆元党争”乃《楚辞)) .文献整理的历史脉络;“纠王、洪之失”才是朱子在《楚辞》文献整理过程发现的纯粹的学术依据。

    朱子绍熙四年(11193)冬朱子罢侍筵离开朝廷到次年四月知潭州任,一朱子之所以辞而又出,与他有感于屈原的流放有着密切关系。朱子作牧于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楚辞集注》及系列文献整理的最初动机。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一五《楚辞集注》条云:“公为此注,在庆元退归之时。序文所谓放臣、弃子、怨妻、去妇,盖有感而托者也。”所谓“有感而托’,指的便是赵汝愚被贬一事,王应麟记载:“南塘挽赵定公云:空令考亭老,垂白注离骚。”②则显然直接将朱子注《离骚》作为表达对于赵汝愚的追怀与忧伤。因而周密“寄意”之说一直为人信服。赵希弃则在“寄意”一之前添加了一句:“公之加意此书,则作牧于楚之后也。或曰:有感于赵忠定之变而然。”③赵氏此言为后人理解朱子《楚辞》研究确定了方向,也留下了纷争。首先触发了朱子的《楚辞》情怀,究竟是朱子自己“作牧于楚”,还是寄意赵相。这一点至今并没有十分明确的叙述。据《年谱》朱子于绍熙四年(t 1193)受命为潭州、荆湖南路安抚使。屡辞而不受,最终在来年五月到任。来观,夹道填拥,几不可行。《年谱》载:“夏五月五日至镇在途所次,老稚携扶长沙士子,夙知向学,及邻郡数百里间,学子云集,先生诲诱不倦,坐席至不能容,溢于户外,士俗欢动”④。朱子于楚地并不陌生,但是他来到潭州引起如此热烈的轰动,并与楚地的年轻学子交流,则使这位自发放臣更加深对于楚地楚人的群·年轻时代放歌《离骚》的激越豪情自然合涌上心头‘有学者认为“这一番与楚地青年的互动是否足以形成朱熹注《楚辞》的动实难断定0①但是朱子此时身在楚地的处境与心情不会不让他想起曾经放逐子此的屈原与贾谊。赵希弃“公之加意此书,则作牧于楚之后也”从表面上看来仅是指出朱子“加澎_馒辞》的时间在绍熙五年((-1L95)五月之后。但是赵此言实质透露出朱子《集注楚辞》与放逐楚地的经历及在楚地的经验有着密切关系。

    诸家对于《楚辞》系列文献整理的时间大多确定在绍熙五年(1194)至庆元六年((1120)临终又修《楚辞牛一段。据《朱子年谱奔记载,绍熙四年(1193)冬,朱寡除知潭州帐沙)荆湖南路安抚使,次年四月上任。一朱子作出“作牧于楚”的决定正是在绍熙四年冬至五年春。有学者认为“从时间上看,朱熹“作牧于楚”和赵汝愚被贬永州,几乎同时”②衬‘朱熹在庆元年间动手注释《楚辞》似乎并不仅仅是一种时间上的巧合。”其实,朱子并非一定到庆元年间才动手集注《楚辞》,朱熹弟子杨橄于庆元元年于考亭见朱子出示学者所释:《楚辞》一篇,并不表明朱子子庆元元年春赵汝愚被贬之后才有《楚辞》集注的动机,与赵相来年之暴死,更没有直接的关系。杨橄所言正好透露出朱子并始集注的时间应该早于庆元元年,因为至赵汝患暴死于衡阳,朱子的《楚辞集注》应该说完成许多,其出示学者《楚辞》一篇,1应该是其《集注》基本完成或者考虑比较成熟之后,才有的行为。束景南先生也认为。朱熹于庆元二年始作《楚辞集注》,是年亦方成一篇,其书非成于庆元元年乙卯甚明”③‘束先生分别弓l杨揖、王应麟、周密、赵弃之言驳《楚辞集注》成书于庆元元年、庆元五年说,甚有力。·但是断定庆元二年朱子《楚辞集注》方成一篇,.似乎证据不足。因为朱子著作出示学者(包括学生)向来谨慎。往往反复修改,考虑成熟,甚至著作已经完成,而仍不愿意公开。而且这是于他平日孵所宣饮鄂《中庸)) Kid-)) .K孟卿书六经史传完虾同的《楚辞)) o在杨橄嘉定四年所记述的难忘一幕中,朱子“忧时之意,屡形于色”给我们留下深刻映像.对于疑惑不解的弟子来说,朱子出示《楚辞》注解一篇,当时是难以想象的。而对于朱子而言,在党禁森严,汝愚暴死的特殊时期,出示自己已经考虑成熟的《楚辞》作品,是很自然的事。设使当年有弟子敢当面问询朱子。朱子或许杯哨然长叹”,或许二样介始终不言”。因为朱子几年启在他的奄楚辞集注序》就这样慨叹自己集注《楚辞》难与俗人相言,而他寄希望后来者能够像他理解屈子一样去理解他。在朱子着来,屈原哎楚辞》之旨后人多“失其趣,’即使贤如司马迁也“未能免”。①那么自己集注《楚辞》“一千载之下有知我者”一其谁?1朱子集注乃至整理《楚辞》文献中,充满着强烈的自我放臣钓主体意识,如果从《楚辞集注》、的撰写进度来看,朱子“作牧于楚”作为朱子集注楚辞的动机和开始集注楚辞的时间,似乎更令人信服。“寄意汝愚”然而,赵汝愚被贬暴死对于朱子的《楚辞集注》及《楚辞》文献整理的影响非常之大,这是毋庸讳言的。赵汝愚虽非朱熹心目中的大贤,但他与朱熹同被目为“伪党.”一起受到韩倪胃的打击。赵以宋室宗亲的身份被贬永州,其情形与屈一原之流放玩湘颇为相似。庆元二年又119)赵流放零陵途径衡阳忧愁而卒,太学生敖陶孙郎在胭门之上写诗痛悼,将之比作屈原:“狼胡无地居姬旦,鱼腹终天·吊屈原。”_(一名《三元楼题壁吊赵垂相》)②因此把朱子注释《楚辞》与赵被贬相连,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

    杨橄为《楚辞集注》“同安郡斋刊本”作序时所记,重要的不在于确定朱子《楚辞》集注开始写作的时间,而是突出了朱子集注《楚辞》时特有的心情。也知如果没有赵相被贬与暴死,那么朱子整理《楚辞》一样依I氏而赵忠定之变不仅加强了朱子集注《楚辞》的动机,使得朱子的《楚辞》文献整理染上更加浓郁的悲剧色彩。其《楚辞集注序》云“使原之所为抑郁而不得申于当年者,又晦昧而不见白于后世。予于是益有感焉。疾病呻吟之暇,聊据旧编,粗加桑括,定为《集注》八卷。庶几读者得以见古人于千载之上,而死者可作,又足以知千载之下有知我者,而不恨于来者之不闻也。呜呼烯架,是岂易与俗入言哉!”⑧这种伤

感的语气道出他当时的处境。表明朱子作牧于楚与赵相被贬而死深刻影响着朱子《楚辞》献整理。南宋自光宗至宁宗时期,朝政动乱,皇帝昏庸,后党按臣专权。光宗赵哼完全受制于李后,宁宗赵扩则受制于外戚韩佣宵。同时,当时的民族涌异常尖锐·当抓压境之时,宋主'}a似战国时的楚国一样风雨飘摇。身居危乱之世,…朱子的命运动荡不安。宁宗即位之后,赵妆愚荐举朱熹人朝任焕章阁待制、侍讲。面对当时昏乱的时政,朱子敏锐地预见到韩作宵等人必会做害政,他曾提酿赵汝愚要下防徽捕,_谨不可忽”,后来还上奏皇上说:“陛下即位未敝月,而进退宰执,一移易台谏,皆出于陛下渤断,大臣不与谋,给舍秘议·l不革「臣

恐名为独断,·而主威不免于下移。”绍熙五年(1194)一次讲筵后,还留身面奏皇上,反对扩建宫廷,主张整肃朝廷纲纪,认为大兴土木会使百姓饥饿流离。又建议陛下深诏左右,勿预朝玫。朱熹这一系列的奏疏建议,不但无效,反面招致了祸害爪就在这年冬天,_他被韩用“内批”的方式罢了宫·赵汝尽为此“袖批还上,且谏且拜”,企图挽留朱子,其努力自然以失败而告终,不仅如此,到了第二气1195)的春天,就连赵汝愚也被罢相,接着又被贬逐永州安置,不久便“暴死于衡州。赵相惨死之后,朱熹仍遭诬被贬,韩的党羽沈继祖“诬熹十罪,诏落职罢祠”,“选人余矗至上书乞斩熹,所容某身认为朱注”①。作为伪党人物的朱子,

“方是时,士之绳趋尺步,稍以儒名者,无其晚年生活颇类故楚逐臣屈原,因而人们《楚辞》固然有“有感于赵忠定之变而作”的意味,但也不乏为已遭逐而申述不平的深叹。朱子《楚辞集注》触发于“作牧于楚”,后又系“有感于赵忠定之变”。但是朱子作牧与汝愚贬死皆是庆元党争这个南宋极其重要的政治斗争过程中的一个细节。历来史学家重视其对于朱子《楚辞集注》的影响,近来有学者称之为朱子集注《楚辞》的“历史脉络”).0庆元(1195一   1200)年咏韩件宵党羽排斥朱子理学,诬之为伪学。贬逐赵汝愚、朱熹等五十九人。在党籍的五十九人中,宰执四位为赵汝愚、留正、_王蔺、几周必大。侍制十三人,_则以朱子为首③,余英时先生在其近著《朱熹的历史世界》中以极其翔实有力的材料叙述了赵汝愚为了“实现孝宗遗志”而网罗理学家,尤其是朱子的“应召而来”.象征着整个理学集喜歌《离骚经》加之忧国伤民的思想形成朱子特有的《楚辞》情结。朱子对于屈原及其《楚辞》评价极高:“况如屈子,乃千载而一人哉!”①“余观自古忠巨义士,慨然发愤,不顾其死,特立独行,自信而不回者,其英烈之气岂与身俱亡哉是对于贾谊的赞美、同时也是对于屈原崇高的敬意。朱子认为王、洪二人未能深入阐发屈原作品的思想感情,也没有把握屈原的精神面貌。他说:“顾王书之所取舍,与规号离能间,多可议煮,而洪皆不能有所是正。至其大义‘则

又皆未尝沈潜反复、‘磋叹咏歌,以寻其文词指意之所出,而逮欲取喻立说、旁引曲证,以强附于其事之已然。是以或以迁滞而远于性情,或以迫切而害于义理,使原之所为抑郁而不得申于当年者,、又晦昧而不见白于后世。予于是益有搏界o.朱子所感乃在于揭示出属原“忠君爱国之诚心”而使之昭白后世,_进而启岑“天性民彝之善”,“而增夫三纲五典之重”·可见朱子注释《楚辞》纠正王、洪二书之误,在注《楚辞》的同时依然保持者与注经书同样宗旨,其道一以贯之。而这正是朱子整理《楚辞》纯粹的学术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