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文革”时期我国的图书馆事业

在研究我国当代图书馆事业时,多数研究者都习惯地把1966-1976年的“文革”十年作为一个单独的社会发展阶段,给这一时期图书馆事业发展定性为:性质和社会职能受到严重歪曲。这一时期“图书馆的基本职能被扭曲为‘为阶级斗争服务’,‘阶级斗争工具论’甚嚣尘上。”图书馆事业发展的特点是“方针任务遭到严重曲解、图书馆界的对外交流中断、正常的业务中断、规章制度和正常的管理被破坏、图书馆学教育和图书馆学研究处于中断停滞状态,整个图书馆事业遭到极大的破坏,出现了严重的倒退”。

    1966年的《五·七指示》提出“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造成了教育制度和教学秩序的混乱;《五一六通知》带来的“破四旧”;文革井始后漫延全国的冲击和混乱,都给图书馆工作造成严重破坏后果:“文革的前5. 6年许多图书馆工作停顿,图书馆处于关闭或半关闭状态,有些图书馆的藏书部分或全部散失,有的甚至被烧毁;图书馆人员流失;图书馆事业的规模被缩小,全国县以上公共图书馆由1965年的573所减少到1970年的323所,高校图书馆由1965年的434所减少到1971年的328所;图书馆学的专业刊物全部停办,学术研究停,I.七;北大、武大图书馆学系1966-1971年停止招生。”而这儿年正是西方自由经济体系国家信息化起步、工业社会开始向信息化社会转变的关键时期,在世界主要工业化国家中,信息产业开始成为带动经济升级的朝阳产业,信息成为最重要的经济要素,信息成为战略资源。

    在有关我国当代史的阶段划分中,《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都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1966年“文革”初起到1969年4月党的“九大”,这一阶段的主要特点是全面发动、全面压权,是以“破”和“大乱”为特点的时期;中国共产党“九大”会议上,党中央建立了新的核心权力结构,

  “造反”“武斗”和“夺权”基本结束,让步于“斗、批、改”,我国的文化建设事业也由“文革”前期的“大乱”转为七十年代后逐步向“治”转变。在这两个时期的我国图书馆事业发展呈现出不同的阶段性特点:第一阶段中“文革”动乱对图书馆事业形成了巨大冲击和破坏,第二个阶段图书馆事业开始逐步恢复,包括上海图书馆在内的一系列图书馆开始开放,正常的业务逐步恢复。尤其是1971年4月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上形成的《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纪要》,认可了图书馆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的巨大作用、提出正常开展图书馆工作的要求后,北京图书馆开馆,其他多数公共、高校图书馆逐渐恢复业务活动。从此时直到1980年4月中央书记处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图书馆工作汇报提纲》,“我国的图书馆事业在整个七十年代基本上是处于一个上升的阶段—七十年代初是重新收拾被“文革”前期运动破坏的烂摊子,七一「年代中期业务工作正常化后开始强调要发挥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作用,七十年代末期则转入现代化的发展道路。’夕我国图书馆发展的状况从公共图书馆在建国后儿十年间的数量发展变化可以明显地反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