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学习西方图书馆理念和思想

晚清时期我国的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有意识地考察西方图书馆,西式近代图书馆也逐步通过和.界、教会和个人途径进入中国,使国人在传统的藏书楼之外开始了解在一种全然不同的理念下建设的文献服务机构,认识到图书馆“存古”“开新”的社会价值,认识到图书馆“具有保存文化遗产、进行社会教育和辅助学术研究三个方面的作用。”

   在晚清和中华民国时期,我国按照西方模式开始建立通俗图书馆和图书馆教育学校,它们在内容和方法上与西方是一脉相承的,西方图书馆思想是我国现代图书馆运动的主导思想。20世纪前半,沈祖荣、胡庆生、李小缘、杜定友、洪庆丰、袁同礼、刘国钧、李燕亭等著名图书馆学家关于设立图书馆的宗旨、建设目的、管理方法、服务内容等方面的研究均体现了西方图书馆思想影响。民国时期由政府颁布的图书馆相关的政策和法规,如1915年由民国教育部颁的《通俗图书馆规程》和《图书馆规程》,1927年大学院颁行的《图书馆条例》,教育部在1939年颁行的《修正图书馆规程》、《图书馆工作大纲》、1944年制定的《图书馆工作实施办法》、1947年公布的《图书馆规程》等政策法规,在立法思想、规范图书馆事业发展的政策实现模式等方面都体现了西方现代图书馆事业思想和管理理念。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一面倒”的外交政策和“冷战”铁幕隔断了我国图书馆界与西方的交流。基于纯洁意识形态的需要,图书馆被赋一予了更多的政治属性,我国图书馆界基本上完全摒弃了中华民国时期引介自西方的图书馆思想,民国时期按欧美图书馆思想建立起来的图书馆事业被认为是帝国主义对我国进行“文化侵略的工具”,认为封建统治者、地主、资产阶级、帝国主义“把图书馆作为统治人民的工具。不管它们采取什么形式和方法,都是为了达到奴化、毒化被压迫人民,消灭人民的革命思想的目的。”五十年代对杜定友、刘国钧图书馆学思想的批判,则是对西方图书馆学思想在中国流传的清除。新中国图书馆事业开始接受由列宁一克鲁普斯卡娅创立发展、O.C.丘巴梁完善起来的社会主义图书馆学思想的系统改造,结合中国共产党的科学文化教育发展政策,强一调图书馆的党性和教育人民的功能,要求“图书馆要坚持党性原则,图书馆应成为党的机构.认为“图书馆是进行思想教育不交流科学情报的机构’,是“教人民和从事科学研究的重要阵地’,强调“图书馆事业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生产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这种政治化倾向在1958年后的政治“左倾”及其后“文革”中被无限地放大,严重阻碍和扭曲了我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我国图书馆界在主体上仍然定义〔公共)图书馆是“社会主义科学、教育、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强一调图书馆的政治宣传作用和教育作用。

   改革开放后对西方图书馆学理论的重新学习和研讨的结果,是接续了我国现代图书馆学史上的“开放、平等阅读、免费服务、注重制度建设”的理念,我国图书馆界重新开始从西方现代图书馆学理论和图书馆思想中汲取营养。西方发达国家图书馆管理实践中以服务为基础、以社会需求为导向、以读者满意为目标的工作标准都与我国的图书馆事业发展之不足形成了鲜明对照,使我国图书馆界和全社会都逐步认识到事业发展的差距,西方国家先进的图书馆制度设计、管理理念、法制思想等都开始为我国接受。接受西方图书馆思想中的合理化部分,结合我国国情和我国图书馆事业实践需求的理论与方法体系逐步充实我国图书馆思想体系。

   特别是随着改革开放带来我国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多元化发展,以及受西方国家高度发达的图书馆事业发展示范性作用影响,在理论上不否定主流意识形态的前提下,我国图书馆界开始接受西方图书馆学思想,接受了谢拉关于“大众传播是专制的,而图书馆则是民主的”理论论述。作为对《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性公约对人的文化权、教育权的具体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的《公共图书馆宣言》等政策性文件中对现代公共图书馆思想的表达,包括“公共图书馆是现代民主政治的产物,是作为终身教育的大众教育中体现的民主信念的实际典范”、

 “作为一种民享民有的民主化机构制度,公共图书馆必须是:在清晰、权威的法律下建立与管理,完全或主要由公共资金所支持”、“以同样条件对社区的所有成员免费开放,不分职业、信仰、阶层或种族”等观点都有了较强的心理认同。

   时代的变迁总是会带来学术界的总结和反思。进入21世纪后,我国图书馆界的一大变化,就是体现在“理论界自觉反思公共图书馆定位与服务目标,主张向《公共图书馆宣言》的基本理念回归,指出了现代公共图书馆是一种从知识与信息的角度保障社会公平的制度”,对图书馆“本质属性”、“社会责任”、“时代任务”的重新检视,使图书馆界不再将传统教科书的说教奉为圭桌,认可在当代全球化的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制度文明是图书馆现代化发展更重要的内容,“社会的图书馆制度就是民主国家及其政府为了保障公民的知识权利而选择的一种制度安排。也就是说,图书馆制度就是知识权利的保障制度之一”,科学、合理、人性化的图书馆制度,应能通过图书馆的文献信息服务活动,“保障社会成员获取信息机会的平等,从信息知识角度维护社会公正”,图书馆应该为实现“公平、公正、民主、自由”的社会目标承担责任。这些人文化观点标志着我国图书馆界开始形成新的图书馆价值观,这种新的价值观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我国图书馆政策的制订和事业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