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学习西方国家图书馆法制建设

现代宪政政治的特征是依法立国、依法治国。西方宪政民主国家通过制订法律来保障公民文化教育权利、规范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我国在中华民国时期也曾制定颁布过一些图书馆法规条例。上世纪50年代,我国高校、公共和中科院先后制定了本系统图书馆管理的行政性法规,但进入60年代后便在政治影响下中断,直到“文革”结束后才重新起步。尤其是鉴于“文革”时期的无法无天无法可依的社会状况,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健全、力}_!强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的方针,进入80年代后我国图书馆界开始提起图书馆立法问题,并于1982年11月在南宁召开了由中国图书馆学会等单位组织的“图书馆法专题学术讨论会”。这是我国建国以来第一次在全国性的学术性会议_L研究“图书馆立法”问题,对我国图书馆事业立法的“必要性、可行性、立法依据、立法程序、立法时机、立法内容”等问题进行了探讨。而作为一种立法“建议形式”,徐文绪等在《四川图书馆学报》1981年第4期上发表中国图书馆法建议草案①后,桑健在1985年也发表了自己的建议草案,在80年代出现了多达15篇的“图书馆法”建议案,引起了图书馆界和社会对立法的强烈关注。

   从我国图书馆法立法研究之初,便有意识使用“比较研究法”借鉴国外图书馆立法经验和成果,’在学习中除了直接介绍、研究、借鉴国外图书馆立法成果,还通过比较国内外图书馆事业发展的过程和经验与立法要求两相对照,仅仅在2000年前的立法理论准备和探讨阶段中,在国外图书馆法相关研究上就发表了约50篇介绍国外图书馆法立法成果、各国图书馆法制建设过程研究及立法经验的专业论文。

   也就是在对国外经验学习引进的基础上,我国深圳市、内蒙古、湖北、北京等省(直辖市、自治区)先实现了地方立法,一些省市区制定了行政条例,地方立法的成功先行也使制定国家性图书馆法的条件渐趋具备,在图书馆界的"7切呼吁和社会各界的共同推动下,2001年初,《中华人民共和国图书馆法》的制订工作启动,但由于在前期的立法研究中对一些原则性认识问题和技术性问题尚没有从根本上厘清,理论研究和实践调研的不足导致了立法的中途夭折。

   在社会各界的广‘泛呼呈私I图书馆界的积极努力下,2005年9月,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图书馆法》立法领导小组和立法工作小组,图书馆立法工作重新启动,并确立了先制定

 《公共图书馆法》的立法策略。2006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规定了我国新时期的文化立法任务:“立足我国国情,借鉴国外有益经验,加快文化立法步伐,抓紧研究制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图书馆法、广播电视传输保障法、文化产业促进法、电影促进法和长城保护条例”。在制订《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2006年5月通过)的过程中,中国图书馆学会做了大量的工作,也为后来的《公共图书馆法》立法工作积累了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