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多样化学习西方图书馆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与国外同行间的交流主要是互访,通过访问活动了解发达国家图书馆事业的发展状况,了解我国在事业发展上的差距,在互相了解的基础上展开其他交流活动。如在与美国图书馆界的交流中,就从一开始的派出留学生、人员互访、国际会议交流、译介国外专业文献逐步扩大到后来的书刊交换、资源共享领域的合作开发、建设项目规划、合作实施数字图书馆建设项目(如“中国记忆网”和“中国教育科技数字图书馆”等)等,在图书馆学专业人员培训(如《中美图书馆员专业交流项目协议》、《中美图书馆员专业交流项目补充协议书》的签订)、专项技术研发、资金筹备等。作为一个常设沟通机制,“中美图书馆合作会议”自1996年在北京召开了首届会议后,到2010年已经成功举办了五届,在促进中美两国文化交流方面己产生积极成效;在派出留学上,“中国赴美攻读图书馆学人员自1980年的17人增至2002年的381人,累计将近有3800余名图书馆学留学人员。学历层次包括硕士、博士及其他(包括本科、大学肄业生等)”诬’;在文献译介上,“在1980-2004年间我国有关于美国图书馆学的译著58部、译文约627篇,内容涉及图书馆现代技术、读者服务工作、图书馆管理等领域。”大量的国外图书馆学文献的译介使我国图书馆界特别是普通图书馆员、图书馆学入门学者能更好地了解国外图书馆学理论和图书馆事业发展,“通过译作这一桥梁,外国先进的图书馆学理论与实践经验源源不断地传入我国,为我国图书馆事业发展提供了前进的动力,为图书馆学研究提供了新鲜的思想与方法。”

    大量的图书馆界专家学者互访过程中,通过对比国内外图书馆发展状况,感性地认识到

国内外图书馆事业的差距。如我国图书馆学家黄宗忠先生通过他自己在美国使用图书馆的经验和感受,撰认为中美国的图书馆管理中,服务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图书馆服务是一个不断深化发展的过程,具有“读者至上、服务第一”的特点,并进而分析了国外图书馆服务的基本举措与创新,对应研究了我国图书馆事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通过对国外图书馆事业的直接观察和统计数字上的对比,使我国图书馆界较全面地认识到未来努力的方向。虽然有学者还认为对美国图书馆事业的研究还存在“介绍偏多,研究和探讨较少;个体的研究较多,整体的研究较少:研究方法存在问题,在方法论上缺乏科学性”等等问题,但从总体上还是比较客观的。

    国际性图书馆组织的活动为我国图书馆界搭起了对外交流的桥梁。国际图联(工FLA)“是一个独立的、非政府的、非赢利性国际组织,代表全世界图书馆协会、情报协会、图书馆和情报服务机构的利益”‘,的国际性组织,作为国际图联的发起国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中断了与工FLA的联系,1971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1973年工FLA主席向我国发出加入邀请,1981年5月,中国图书馆学会恢复了国际图联国家协会会员的资格。“自1981年中国恢复在国际图联的合法席位至2003年止,中国图书馆界派出代表参加国际图联年会人数达1780多人。”@目前我国成为国际图联机构会员的单位,有大陆机构

21个,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图书馆5个、澳门特别行政区图书馆3个、台湾地区图书馆8个。1996年8月,第62届国际图联大会北京的成功举办,客观上增强了我国图书馆界与国际图联的全面合作。包括文献保护和保存、书目控制、书目工作标准化与自动化、文献资源共享等国际图联核心工作计划已在我国图书馆界成功地实施。

    我国图书馆界也积极地参加国际性的专业会议。1980-2006年间,我国共举办了以图书馆技术为主的重要图书馆国际会议约42次,在1978-2005年间,我国图书馆界与国外同行间的大型互访约有25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