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外国图书馆知识服务的现状分析

随着计算机技术、多媒体技术以及现代通信技术的迅猛发展,网络正全面渗入和深刻影响着社会的各个领域。纵观整个世界,远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期许多经济发达国家的政府就对知识服务产业的状况重视起来。在英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及鼓励政策,支持和扶持知识服务产业的研究、开发和利用。仅从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中期,政府拨款己从1亿英镑增加到2._5亿英镑。另外二战后经济迅速发展的口本,也曾提出过信息立国的战略口号,它凭借着几乎遍及世界各个角落的信息网络,靠着其信息资源的优势,在自然资源居于劣势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又一个适合本国国情的经济发展决策,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发展。英、法、德等西欧十国,则采取联合发展行动,制订并实施以信息技术和知识服务为先导的欧洲经济共同体的尤里卡计划,力图在国际经济竞争中赶上美国。

      网络时代信息的特点是给人们带来许多方便的同时,也逐渐显示出了信息易找、知识难寻的不足,而知识经济的崛起,更是向我们展示了知识才是决定经济发展的关键。在西方国家,“知识服务”这一概念最早是从企业界为了增加单位竞争力及经济效益而提出来的,之后这一服务观点又引起了有些信息部门以及学术单位的关注,而且开始对它进行探索与研究。人们将二十一世纪称为是知识和信息的世纪,各国为了保持其竞争力,都在抢占这一制高点。美国前总统曾在一九九三年提出要把全国的图书馆、政府部门、企业、学校、医院联系起来,建成信息高速公路,并在美国全境内开始建设信息服务业的基础工作。为了迎接高度信息化社会的到来,美国开始推行具有“八通一接一挂”(通路、通水、通电、通气、通电话、通电传、通有线电视、通计算机网络、外接直播卫星天线、室内悬挂大屏幕液晶高清晰电视)的现代信息化住宅,真正做到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家庭化的信息服务模式是信息服务业的发展趋势。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在一九九五年的西方七国部长会议上普遍提出要达到国际信息服务的自由化,这样解除了知识服务业国际化的阻碍,英国拨出20亿英镑实施信息技术研究的基维特计划,口本从1992年开始执行面向21世纪的神经网络计划,而韩国、新加坡和印度也在奋起直追。外国的知识服务逐渐出现多样化的发展,研究的内容非常广泛,主要针对那些信息服务业和管理咨询业等等知识密集型服务行业,差不多包括了许多对知识服务需要较高的领域。不过,因为以往过分强调对知识密集型服务的关注,而淡化了一些服务行业和以往传统产业对知识服务需要的研究,这样看来它只包括了知识服务的一部分,而对另外一部分的关注却相对较少。

高校图书馆的知识服务主要由学科馆员来提供,美国早在20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其学科馆员通常由具有某一学科背景的参考咨询馆员担任,学科馆员又称为学科联络员,学科馆员不仅要求具有相关学科背景以深入到某一学科领域进行服务,而且需要具有相当强的信息挖掘、分析和处理能力。美国图书馆早在19世纪初期就开始变被动服务为主动服务,并不断创新。美国专业图书馆协会在一九九七年开展了关于知识管理方面的研讨,二00一年又有学者撰文提出实施知识服务是专业图书馆竞争与发展的必然,图书情报学界将管理学界所提出的知识管理这一管理理念引入图书情报学当中,并展开讨论,于是在理论研究领域有了一些以知识管理的角度来分析图书馆参考咨询服务的观点。美国著名的知识服务研究学者Guy St. Clair认为,知识服务是为完成组织的使命而汇聚信息管理、知识管理和以绩效为中心的战略学习。远在一九九六年就有学者给出了学科馆员团队的观念,他们给出的所谓团队式工作模式,尤其针对为协作式科研服务帮助,当然,运用于大学图书馆的知识服务中也同样合适。由此可见,国外直接以知识服务的视角来研究和讨论大学图书馆服务的还不多见,而且借助于某些高校图书馆的网站,以及某些资料的查询我们可以得出,国外大学的图书馆比较强调在知识服务实践方面的探索,而轻视对其理论的研究。同时对参考咨询服务领域还运用了很多新的手段和技术,例如美国斯坦福大学与英国牛津大学的图书馆等都在知识服务的理论和实践的研究中有非常大的进展。高校图书馆作为信息集散中心和知识管理与服务中心,只有有效地将网络环境与知识经济结合起来,从各种显性和隐性信息资源中针对读者的需要将知识提炼出来,由信息服务上升到知识服务,才能求生存、求发展。

在国外的图书情报界注重对知识服务方面研究的时候,个别盈利性的信息服务部门也陆续试验运营有关知识服务性的公司,同时伴随知识经济的快速展开,这种知识服务性的公司开始慢慢成长到知识服务性产业。在美国和口本等经济发达的国家,知识服务产业的地位绝不次于钢铁、造船、汽车、石油等经济发展的战略产业,并正在进而取代这些战略产业的传统地位。信息时代,高校图书馆用户不再满足于传统的服务,而是以解决用户问题为直接目标,是为了适应知识经济的发展和知识创新的需要,提供以知识为基础的服务,这也是图书馆知识服务的本质,也就是以图书馆工作人员的知识及工具开发人员等相关人员的知识投入为基础的服务,通过对用户知识的需求和问题环境的分析,向用户提供经过智能化处理的、符合用户需求的知识产品。

然而,知识服务不同于知识服务评估。上个世纪初,国外科学管理的方式逐渐代替了主要凭借主观经验的图书馆管理方法,图书馆评估越来越变成高校图书馆管理的一个必要方法。经过二十多年的时间,图书馆评估的方法有了进一步延伸,读者逐渐加入到对图书馆评估的工作之中。有学者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对美国公共图书馆的参考咨询服务活动做了评估,这意味着图书馆评估对象开始从静态的藏书体系延伸到动态的图书馆变化阶段,由对图书馆资源评估延伸到对图书馆服务的评估。图书馆评估的变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重点体现在内容和方法上,研究者己经用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方法来评估图书馆,同时,在评估时吸收了有关效益和成本的因素。兰开斯特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专著的发表,象征着图书馆的评估方法和理论体系逐渐趋于完整。,国外发达国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掀起了对图书馆用户评估的研究,而发展到九十年代以后西方国家基本上出现两种图书馆评估的发展形式:①将衡量图书馆内部服务效能和工作业绩为目的的图书馆绩效评估形式;②将衡量图书馆服务满意度为目的的图书馆服务质量用户评估形式。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图书馆网络化建设和电子信息服务的迅速发展,对数字图书馆的评估开始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对数字图书馆的评估可以归结为对图书馆知识服务评估的一部分,但是时至今口,对于图书馆知识服务评估,依然少有学者予以论述。

由于我国图书馆和西方图书馆事业发展的不同步,以及图书馆体制的不同,使得西方图书馆知识服务评估现状与我国图书馆知识服务评估现状存在着很大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