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图书馆法》的修订和终止

《图书馆法》在颁布实施一段过程后,通过指导图书馆事业实践,总结出相应的成绩和经验教训,会发现法律条文中一些不适合实践或与实践相悖离的内容需要做相应的修改才能符合事业实践的发展,尤其是经过一个时间段后,原来符合现实的法律条文会变得落后于现实,仍然固守原有的法律,就会使法律规定不再适应现实的需要,有悖立法初衷,这时就必要对原有的法律条文进行修订和补充。另外,由于党和政府的宏观政治指导思想或社会发展指导政策改变、因上位法律(宪法)及相关法律的改变也同样可以形成现行法律进行修订的结果。

任伺一项法律,都是在一个相应的社会环境中针对相应的问题、以一定的价值观和方法制订形成的,具有形式和内容上的局限性。当相应的环境发生较大改变时,已有的法律己经脱离了现实社会环境的需要,就需要在内容或形式上进行局部甚至全局性的修订。

法律的修订是通过执行过程中的反馈,由立法主体在法律过程中对过时的和错误的法律条文和内容进行改正,法律的修改属于立法范畴,在我国要由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来实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2004年修正)62条第3款、第64条、第67条第2-3款中,对法律的修改权限作了相应的规定,修订后的新法经颁布进入实施,原法律同时终止。在200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53条中规定:“法律的修改和废止程序,适用本章的有关规定。法律部分条文被修改或者废止的,必须公布新的法律文本。”我国自1979年来的司法实践已积累了丰富的立法和法律修订经验。《图书馆法》在经实践检验进行修订的条件成熟后,也可以按照这些法律修订经验进行修订—有第1版的《图书馆法》,则会在多次修订后相继推出第N版的《图书馆法》—修订的过程不但动态地反映图书馆事业的进步和图书馆事业管理的社会理念变革,也是图书馆事业和法律的动态磨合和适应的过程。

法律经修订后,新修订的法律宣布执行,原有法律在完成其历史使命后同时依法宣布失效,进入法律的下一个生命周期,具有新陈代谢的特征。法律的依法终结与政策终结有同一意义,具有强制性、灵活性和更替性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