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我国图书馆事业的社会任务规定

关于图书馆的社会任务即社会职能的规定,虽然在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国家环境中的认识会有所区别但在社会系统分工的个性化地位,决定了图书馆事业的基本社会职能是稳定的。在1975年国际图联在法国里昂召开的关于图书馆职能的科学讨论会上,将现代图书馆的社会职能归为四种,即:①保存人类文化遗产;②开展社会教育;③传递科学情报:④开发智力资源。在四种基本职能之外的其他职能,则属于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时代、不同系统或专业类图书馆的个性特征,这些个性特征是图书馆的差别性,但并不损害其共性的职能特征。

关于图书馆事业的社会任务和社会职能的认识是《图书馆法》立法的社会基础和前提,其中为了保证图书馆社会任务的完成而采用的事业组织方式影响图书馆事业发展的主要内容之一。我国的图书馆事业属于由国家则政全额拨款的社会事业部门,分别设立在文化、教育、科技、工会、卫生等系统下,受所辖系统的行政管理,除属于文化系统的公共图书馆向全社会提供服务外,其他各类图书馆在资源建设上以本系统发展需要为指南,只向其所在系统内部提供服务。在我国当代不同的历史时期,图书馆的阶段性任务也不同,具有不同的工作重点在不同时期对一其基本任务也有不同的认识。

1956年7月,全国图书馆工作会议后,《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指出图书馆在向科学进军中的任务“一项是为科学研究工作提供图书资料,也就是为科学研究服务;一项是通过刊的借阅,普及文化科学知识,培养科学的后各力量。两者不可偏废”。①

在1960年出版的《社会主义图书馆学概论》中,规定了图书馆事业的任务是:①大力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向广大劳动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教育:②为社会主义建设、党在各个时期的中心任务服务;③为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服务;

以上的两种关于图书馆任务的规定明显地具有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的政治特色,这种意识形态主导的认识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一得到了根本的改变,对图书馆职能和社会任务的认识开始与1975年国际图联的定义趋向一致。

在1981年出版的北京大学和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合编的《图书馆学基础》中,是以下儿条:①传递科学情报的职能:②提高科学文化水平的职能;③思想教育的职能;④保存图书文化遗产的职能;

黄宗忠教授在其《图书馆学导论》(1988年3月版)中,直接采用了国际图联关于图书馆社会职能的观点。

在吴慰慈、董众编著的《图书馆学概论(修订本)))(2002年版)中,图书馆的社会职能为:①社会文献信息流整序的职能;②传递文献信息的职能;③开发智力资源,进行社会教育的职能;④搜集和保存人类文化遗产的职能;⑤满足社会成员文化哲学娱乐消遣的职能;

在我国不同社会发展时期对图书馆事业基本任务的规定有着很大的差别,但在同一时期对图书馆社会职责和任务的认识则差别不大,这反映了对图书馆任务的认识具有历史阶段性,这种认识上的差别不仅仅存在图书馆学家和图书馆管理者思想中,也同样是社会对于图书馆任务认识的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