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朱子与文献

朱子是我国近世学问最渊博、影响最深远的学者,‘一生著述丰富。最早对于朱子著述作概述的是黄斡。_他在《朝奉大夫文华阁侍制赠宝漠阁直学士通议大夫溢文朱先生行状》‘中详述朱子著述大概,列举了朱子以《易本义》《启蒙》为代表的奢作十五部,以《语孟集义》《孟子指要》.为代表的所编次书十一部。一特别指出朱子反复修订《大学》《论语》,以至垂没。而其绝笔为《大学》·诚意一章。其明道垂教,拳拳深切如此”,而《通鉴纲目》《仪礼经传通解》《家礼》没有能够完成0李方子《紫阳年谱》述先生著述之规模、滕琪《经济文衡》、李幼武·《宋名盔言行录外集》卷十二所载朱子著述皆从黄斡所撰《朱先生行状》。元脱脱《宋史》本传于朱子著述亦承黄斡(朱先生行状》,集嘟为《中庸辑略))) 清王惫站《朱熹姗》述先生但不及《纲目》,《中庸“学问特详”,“作为朱子之学谱,,远胜诸家(《四库提要》语)。综观王谱,辑录朱子著述数十种,只有定《家礼》为伪,《阴符经考异》《参同契考异》二书不著其名,似有意讳之。继宋黄斡’《朱先生行状》、清王惫站《年谱》以来,近代吴其昌、牛继昌、周予同、钱穆、陈荣捷、束景南、何忠礼、张全明诸先生,先后进行了详略不同、角度各异的研究,成果相当可观。近人吴其昌有《朱子传经史略》⑧提出朱子集我国学术之大成,述朱子经学分为六期;:附录《朱子经籍考》考得朱子经籍整理凡五十一种,七百五十二卷。一牛继昌《朱熹著述分类考略》有更细致叙述,认为朱子博极群书,经史著述而外,诸子、一佛老、天文、地理之学,无不涉猎而讲究之,著述成书,为量极多。认为朱子如果不有衰集考订之作“岂足以彰文公为间世之巨儒哉,”,考察群书,得出朱子所著述整理经、史、子、·集各类文献总计约137种④。四川大学刘琳、沈治宏二先生《现存宋人著述总录》⑥中朱子著述及整理之文嘛145种,岭比较砰一此书吵一书经过其他叙加工整匆如注释、评点、音义、辑佚等,均作为另一书顶格著录”,故朱子整理加工过的典籍著述大体得到反映。但其中新出者,如《正蒙注》、《善教名臣安定先生胡缓言行录》、《家礼杂仪》、《通礼》、《记外大父祝公遗事》、《训学斋规》等,是否确可归入朱子之整理部分,尚需进一步研究。如《正蒙》,张岱年先生就指出朱子其实并未作注。又如《阴符经考异》、《黄帝阴符经注解》,据王铁先生考证,朱子既未作注,_本书也无考异内容。因此“朱子《阴符经考异》”之说需要重新考虑。何忠礼点校王念斌《朱熹年谱》附录三“朱熹著作”列52种。后世学者所辑关于朱熹的书籍35种②,其中有后代学者整理朱子的文献,并非完全是朱子整理者。今人束景南先生对于近代以来朱子著述的研究状况作了宏观概述,认为今人作朱子著述目录者,主要有呆其昌、牛继昌、周予同、金云铭等人,然而皆远未能完备,.且有胭失并误③。先生考辑朱子遗文,作《朱熹著述考略)),考得经部44,史部从子扔酥集部35}共计144种优其值得重视的是列编校粼俪、…辑佚类5部,而.《考略》中先生于朱子重要著述皆简述其内容和著述体例,其中可见朱子整理文献及后人整理朱子文献的具体情形‘此外,尚有许多成果,‘由于行文关系,各分散系于诸章之下,此处从略。

      朱子全部著述,如果包括整理编纂他人著作在内,总数量约在二千五百万字以上,在朱子五十徐年著述生涯中,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八百年来,实属罕见。朱子之所以能够有如此丰富的著述,首先,在于朱子本人一生的勤奋、好学、深尽朱子奸复兴儒学始终不懈的追求和}'I}人的毅力。其次,·是_由于前辈衅家对于朱子的影响和朱子众多友朋及弟子的帮助。除此以外,朱子著述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文献整理形成的。这其实也是自孔子以来文献著述一脉相承的传统。孔子就是通过删定六经而使儒学定型化,“古

时典藉之最显著者,厥为六经。盖经孔子删定,作极精敏之审查,各为按语,以表其特点,然后其书乃大行,是为中国古典学第一度审订。”④孔子是大规模整理中国古典文献的第一人。.朱子在孔子千八百年后而绍继日益衰微的孔孟道统,苦心钻研儒家经典,一改造五经,删定四书,然后孔孟之说、儒家经籍,得以重新为人们规和接受。一_这是朱子及其同道冲子对于,学文雌理钾究够氯-朱子的著述与文献整理两个概念既有一定联系,又有各自特定的内涵。一般来说,著述包括文献整理。但是著述中那些部分属于文献整理内容,这就需要对于著述的特定内涵作细致分析。著,也叫作,造,著作。王充在《论衡·对作篇》中说:“造端更为,前始未有,若仓领造字,奚仲作车,是也。《易》言伏羲作八卦,前是未有八卦,伏羲造之,故曰作也。”也即仓颓造字、奚仲造车、伏羲作八卦,都是前所未有的开创性工作,所以才称为“作”。正因为著、作的要求很高,所以即使是孔子也自谦“述而不作”。司马迁对于自己“成一家之言”的《史记》非常自信,但是有人将《史记》与《春秋》相提并论时,他仍然自谦地称“整齐其世传,非所谓作也。”又说:“余历述黄帝以来至太初而讫,百三十篇。”太史公自称“整齐”“述”,即是强调自己只是对于旧有文献史料的继承与整理,而并非自己的创作。孔子《春秋》马迁《史记》今天看来,无疑是创造性的著、作,而非完全绍继前人的“述”。著述中的‘述”,很显然,就是。古己有之”,有所因承。孔子自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子思艰中庸》也说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述,即循也(《说文》)。祖述尧舜文武就是遵循阐发尧舜文武等古代圣贤之道。焦循对于作与述有比较明确的界定,他认为“人未知而己先知,人未觉而己先觉,因以所知觉者教人。律人皆知之觉之,而夫下之知觉自我始,是为作……已有知之觉之者,自我而损益之,或其义久而不明,有明之者,用以教之,而作者之义复明,是谓之述”。

与著、作相比,述要求理会前代圣贤的本义,古人大量注疏整理就是述。可见,著与述从形式上来看,区别在于是否有所因承。从结果来看,是否前所未有。所谓文献,马端临认说“凡叙事,则本之经史,而参之以历代会要,以及百家传记之书,信而有证者从之,乖异传疑者不录,所谓文也;凡论事,则先取当时臣僚之奏疏,次及近代诸儒之评论,以至名流之燕谈,稗官之纪录,凡一话一言可以订典故之得失,证史传之是非者,则采而录之,所谓献也”(((文献通考序》)。因此他认为文就是经史、会要、传记等书,一可以互相参证史事,献是学士名流的言论记录,可以用来考证典故、史传的是非。文献就是指典籍的记载与宿贤的言论①。毫无疑问,没有前代典籍记载和宿贤言论,也就谈不上文献整理。因此著述中的述,其实就是文献整理十分重要的内容。张舜徽先生在《中国文献学》中认为我国古代文献从内容来源方面分析,不外三种,即著作、编述、’钞纂,我们总称为著述。杜泽逊先生根据张先生的观点将古代文献的形成方式稍作改动·分为三类:即著(作)、述、、编。此三者与文献整理的关系可以表述为:述与编属于文献整理。著则非文献整理。编是依据一定的体例缀辑旧文,也就是原始文献的编排整理一(一般要求注明出处)。述不仅要求使隐晦的圣贤之义复明,或者损益圣人之义,.述的一个更高的要求是,在阐发圣人言论的基础之上,通过对于圣人之义的改造,有所发一明,有所创造,达到“碑人皆知之觉之,而天下之知觉自我始”(焦循)的地步,从而成为“一种创造性理论气刀店么,即便是述的文献整理的形式,也可以达到著作的高度,如朱子的《四书章句集注)),从章句、集注的形式来看,是述扩而丛《四书章句集注》对于儒家经典的整合、创造性阐发儒学思想,并成功地取代五经的文化地位来说,《四书集注》无疑是朱子著述中最重要的著作。也就是说朱子通过文献整理的形式阐发圣贤言论,既明圣贤之义,更在此靴上有自己独特的创造。是述中有著、有作。明确了著述与文献整理的关系扩我们可以夯析朱子的文献整理的形式。较早对于朱子文献整理作分析的是钱穆。

朱子文献整理的主要内容为儒家经典、学同道的著述。而从整理的具体方法而言,重要的文学文化遗产、主要分为训释、编纂、辨伪等几个方面。朱子的《四书集注》、训释方法整理的文献;而《韩文考异》校勘方法整理的文献:而《二程遗书》、几《诗集传》、《楚辞集注》等显然属于使用《孝经考异》《参同契考异》无疑属于使用《上蔡语录》、《韦斋集》则是朱子编纂而成的_。朱子编纂的文献在其整理的文献中所占比例最大。谱、语录、诸家的经典解说,均以理学为根本宗旨。他编纂理学家著述、年朱子整理文献过程中使用最多的训释奋朱子训释学把宋代诸儒经说与汉唐古注相融合,运用各种训释方法,最终通过《四书犷文献的训释构建了自己四书学体系。《四书》中的《大学》的整理注释贯穿朱子一生,朱子在《大学》的整理诊释中体现出对于义理的不懈追求。

朱子之校勘以《韩文考异》为代表,他参考众多版本,运用详尽的金石资料,且将外证与内证相结合。.在内证中,尤以理校最具特色,除本校外,朱子还以文字训话、文理与文势、文意、文法、史实、风俗等作为校勘依据,显现出朱子以高深的学术造谙从事校勘的特色。

朱子辨伪虽无专书,但是朱子于经、史、子、集皆有辨伪言论,且为后代辨伪学家借鉴。如辨伪《古文尚书》及《孔传》,辨《孔丛子》,辨心麻衣心易》等等。朱子曾经说过“天下多少是伪书,开眼看得透,自无多书可读”①,在他看来天底下伪书极多,他阐述自己对于辨伪的基本原则“一则以义理之所当否而知之!一二财以其左验之异同而质之”。。即以内在的义理与旁证比较为原NlJ,是比较明确自觉的校勘理论,影响后来的校勘学。

    朱子认为考据(考证)是读书玩理之外的“另一种功夫”,朱子曾经“好之”,但认为如果一味沉迷于考据而不及义理,则为“一病”。可见,朱子的考据完全是为理学服务的·参伍错综的考据方法、范围广博的考证内容显示出朱子在考据学方面的成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像朱子那样,通过对儒家经典文献的整理与改造,实现复兴儒学传统的目的。朱子继承儒学复兴儒学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在整理儒家经典的过程中,成功地运用了丰富生动的新的表现形式,改造儒家经典文献而使人们乐于接受、易于理解。如果说孔子是中国文化之标志,“无孔子则无中国文化”①,那么,我们也可以说,朱子是南宋以至晚清以来中国文化的另一个标志。朱子的文献阐释之学深刻影响社会对于孔孟儒家的理解,如果没有朱子,就没有今天人们观念中的孔子;同时,朱子通过文献整理而构建新的理学价值体系,奠定了近世社会一些基本的伦理原则,进一步发扬了我国传统文化,这正是朱子文献整理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