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联邦式图书馆概念提出

图书馆联盟是己经存在的图书馆间的联合形式,是国际图书馆界适应网络环境的需要,实现资源共享采取的新措施。

    所谓图书馆联盟(library consortia),是指为了实现资源共享、利益互惠而组织起来的、受共同认可的合作协议制约的图书馆联合体。图书馆联盟的任务主要有集团购买数字化资源,文献资源,信息技术与服务、馆际互借、文献传递、联合编目和合作开发数据库、数字化馆藏生产、存储资源共享、合作参考咨询服务、人力资源及管理资源共享等。典型代表如中国高等学校数字图书馆联盟,该联盟主要业务集中在高校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和教学参考书全文数据库这两个数据库的联合建设开发。CAL1S业务集中在全文获取、联合参考咨询服务、科技查新、收录引证、课题咨询、书刊联合目录、外文期刊网、中文学位论文、电子教参书籍、外文学位论文、高校特藏资源、百万电子图书、期刊导航、数据库导航、图书馆导航、服务导航、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采购等。

    但各图书馆业务协作彼此之间协作依赖人工干预,松散、脆弱且效率低。主要源于多方利益协调与业务合作中系统异构性的阻碍。于是出现了中心馆模式解决方案,采纳中心馆模式解决方案的典型代表如上海市图书馆和苏州市图书馆。

    中心馆模式是中心馆与分馆的相对集中的模式,资金由中心馆统一调配,图书由中心馆统一采编,数据统一在中心的一个数据库服务器里,然后分发到各个图书馆进行流通服务。前提条件是采用单一图书馆管理系统,中心馆模式在本质上是单一图书馆模式的扩展方案,采用的图书馆管理系统提供对分馆的支持,通过集中式管理规避了业务合作中系统异构性的问题,但原有系统及投资会因为“体克式”系统平台转换带来损失,导致实现成本过高。

    图书馆联盟的方式适合大范围、约束松散、效率较低的一种合作方式。中心馆模式适合范围受限、约束紧致、高效率的一种合作方式,因此下面提出一个能解决同一学校内、多个自治的分校区图书馆间合作、约束适中、效率较高的方案一一联邦式图书馆。

    联邦式图书馆是遵守共同协议或称为宪法(如共享协议),地理上分布的、有某些共同的需求(如通借通还、分工购买、联合编目和合作开发数据库、合作参考咨询服务、合作业务培训、组织文化交流等)、业务交流通过Internet互联起来,实行并行运行与共享资源的同一学校内、多个自治的分校区图书馆间(乃至各院系资料室也可以加入)的长期联盟。联邦式图书馆的任务主要有联邦成员校内通借、分工购买、合作业务培训、组织文化交流、联合编目和合作开发数据库、合作参考咨询服务等。

    为什么用联邦而不用联盟或联合:联邦具有某些稳定的共同的需求,以实现互相支持。具有统一的联邦宪法基础、是多个联邦成员组成一个整体的形式。高校的合并具有长期的稳定性,和融合为一体的最终愿望。联邦式图书馆在资源共享、利益互惠方面借鉴了图书馆联盟组建原则的成功经验,业务协作方面与图书联盟模式、中心管模式有重合的同时也有互补,不同在于应用范围的不同。

    联盟适用于对等个体间的合作,联盟或联合具有某些短期稳定的共同的需求,以实现互相支持。但联盟是多个体的集合形式,不是一个整体。且不具有强劲的约束力,很容易破裂。这与高校的合并的初衷相违背,因而使用联邦要优于联盟或联合。由于联邦制是国家政体形式不宜直接移植到同一学校内、多个分校区图书馆间的合作中,需要具体化和改变,因此文中称“联邦式图书馆”,而非“联邦制图书馆”,下同。

    从联邦式图书馆组织和管理的角度进行特征归纳,概括出其主要的特征有:非从属关系、敏捷性、契约性、功能虚拟性、动态性。其最大特点在于:突破各成员馆的组织边界,强调通过对本馆外部资源的有效整合,满足专业教学与科研需求。契约性特征随着联邦式图书馆的发展将慢慢转化为一种互信与合作的特征。联邦式图书馆成员馆间更加重视彼此的互信和合作,但是联邦式图书馆中契约的规范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

    需要指出的是联邦式图书馆并不能取代图书馆联盟与中心图书馆的合作模式,联邦式图书馆是填补了这二者的需求空隙,适应客观要求的一种资源整合模式。在效率方面弱于中心图书馆模式而强于图书馆联盟模式,适应需求变化(尤其局部、临时的需求,局部的自主权决定了这一点)的灵活性却优于二者。实践中,多种合作方式并存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联邦式图书馆在合作体系中有独特的应用定位。联盟的祸合相对松散,是在大面积领域合作所采取的方式,其工作效率较低。中心馆模式适合范围受限、约束紧致、效率较高但对基于多所院校合并、多方利益呈现“共同利益基础上的多中心”态势的现状,实现中心馆模式的阻力

会很大,期望短期内完成人员与资源的融合是不切实际的。如果强调各自利益的“多中心”性,多方利益的协调是耗时费力且收效甚微的,必须在共同利益基础上正视各自利益的“多中心”性。“联邦制”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好的思路。“联邦制”能形成较联盟更紧密的祸合,图书馆联盟对读者的服务是金字塔结构的,联邦式图书馆对于读者呈现相对扁平的整体服务界面,没有层级的划分,资源访问超越了原来各图书馆的界限,是位于各成员图书馆之上的跨图书馆的组织架构。每个成员馆不仅利用本馆内部的既有资源,还能利用本馆外部的资源,淡化了本馆与其外部环境的界限,加强了业务交流与合作,降低投入,提高资源利用率,联邦式图书馆的效率优于图书馆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