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图书馆的社会定位

对于社会机构的划分,历来有不同的观点。将图书馆归属于哪一类机构,决定了图书情报机构的运营方向和运营模式。现在学术界流行一种把社会机构进行三分的说法。按照这种划分,图书情报机构应该属于“第三部门”。那么什么是“第三部门”呢?它和非营利机构,公共机构,公益性机构之间的关系如何呢?

    一般认为,在“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滨莫非皇臣”的古代社会,任何独立于国家(皇权)之外的社会组织是不存在的。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市民阶级的成长,以及资产阶级革命对封建帝王的统治权的剥夺和公民权利的发展,一个在国家权力之外、与国家权利之间构成某种“委托—代理”之关系的社会领域才获得了生存、发展的经济和政治条件。社会终于从国家强权的统治下第一次分离出来,国家与社会的二元结构才得以形成。但是,随着市民社会的逐步完善和发展,除了国家组织之外的社会组织过分笼统美国哲学家柯亨和阿拉托认为:“有必要把市民社会同一个由党派、政治组织和政治公共体构成的政治社会区别开来,也应该把市民社会同一个由生产和分配的组织构成的经济社会区别开来”。他们的这种理解实际上是确立了“国家—经济领域—市民社会”的三元结构模式。美国学者莱斯特·塞拉蒙把“非营利部门”看作是有别与“政府”和“营利”部门的“第三部门”(Third Sector ),他用“政府部门—营利部门—非营利部门”的三元模式来描述当代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社会的基本结构。与上面的三分法相对应。公共服务机构、公共部门、公益性机构、非营利性机构等都从各自不同的角度说明了第三部门的某种特性,但又都不能完全揭示他们的内涵,“第三部门”仅仅界定了政府和企业之外的那块空间。图书情报机构就是属于公共的非营利机构。民间的非营利组织所做的是政府和企业“不愿做、做不好或不常做”的事。

    由于图书馆事业是国家投资兴办的非营利性机构,民间资本在这个领域的投资还比较少,这一方面明,民间对国家兴办的图书情报服务持基本认可的态度,另一方面说明,民间的资本还没有顾及到这个领域,社会领域内还有很多比图书情报机构的服务更被人们需要的领域。

    图书情报机构所起的作用是社会教育机构的有效补充,是启迪民智和社会教化的重要工具。是在间接的用“润物细无声”的方法保持社会稳定、有序、健康地发展的社会文化机构。

    一旦哪一天有民间的资本投入到图书情报等公益性信息服务领域里来,一方面说明政府的这种非营利性服务没有很好地满足社会的需要,另一方面说明这个社会的公民生活的境界和生活水平达到了一定的较高的水平,市民的公共服务意识很强。

    公共非营利机构的社会责任是有投资者规定,并在事业发展的过程中不断进化的。公共的图书情报机构的责任从“资料保管员”到“知识提供者”再到“信息导航员”“知识阐释者”,显示了社会对图书馆的社会责任认同日益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