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对北宋目录学整体面貌的研究

在中国传统学术范畴内,很少有对目录学理论与学术史进行独立研究的论述与著作。目录学,甚至文献学经常是作为经学的附庸而存在的。虽然编目活动拥有悠久的历史,但其工具书的特点导致了它很少被人们从理论上进行深入的研究,仅仅是人们求学问道的引导。因此,对于目录学理论与目录学思想史的专门研究,并没有太多值得称道的成就。关于这一点,周祖漠在一九八九年曾说:“以往专门讲述目录学的书籍并不多。虽然有关历代不同目录书的特点,及其在学术史上的价值也不乏有人评论,但是能贯穿古今,洞察原委,明其义蕴者只是聊聊数家,而且没有综核群言,通论是非,启导学者的专书,这是很大的缺失。”③这段话说出了目录学研究的尴尬状况:长时间停留在对具体目录的评论与研究上,缺乏贯穿目录学历程的学术史著作。遍考中国目录学著作,除了郑樵《校雌略》可谓理论著作之外,从北宋到清代乾、嘉之前,从未有人从目录学发展史的角度或者从目录学思想史的角度对中国目录学作全面的研究。《校雌略》对目录学理论的阐述,也仅仅停留在具体的分类方法上,并未涉及到学术思想史,亦未论及目录学史等内容。直到清代乾、嘉之后,目录学史方才在目录学家那里得到了相对的重视,于是出现了“目录明,方可读书”、“艺文志者,学术之眉目,著述之门户也”之类的推崇之语;出现了如章学诚与《校嫌通义》这样系统研究这类学问的专家及其专著。即便是如章著,对目录学理论的研究亦不过通过对《汉志》的研究来证明目录学“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功用而己,并无对目录学思想史做全面系统的研究。及至晚近,目录学史才逐渐被个别学者拿来做文章。其中最为重要的有两部,一为余嘉锡《目录学发微》;一为姚名达《中国目录学史》。余著对目录学的意义,目录的体制、目录学的源流、目录类例的沿革进行了全面的论述,使我们可以系统的了解中国目录学的发展概况。而姚著内容更为详尽,除了涵盖余著的内容之外,尚有不少开拓创新之处。这两部著作的出现,可以使我们初步了解中国目录学史的发展概况。

    遗憾的是,此二种著作,皆处于目录学史研究的初步阶段,并未对目录学思想史的发展做专门论述,也没有将目录学的发展与时代、政治、经济思想联系起来,对目录与学术之间的关系的叙述也没有超越“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范畴,无法使我们从学术史的角度深入认识中国目录学的发展。

    对于宋代目录学的研究,古今著作并不很多。上述余嘉锡、姚名达二种著作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宋代目录学史内容。《目录学发微》在《目录学源流考》一节中,曾简单述及宋代目录学,但所论不过是宋代馆阁校书与目录编纂情况,对于宋代目录学理论的发展无任何论述,甚至对郑樵的《校雌略》亦无详细评述。今人姚名达《中国目录学史》则对宋代的校书情况、目录的编纂做了较为全面的介绍,然并未过多的论及目录学思想史的内容。与姚名达同时的汪辟疆曾撰《目录学研究》一书,对目录学发展论述虽颇有学术史之意味,但其将唐宋元明清之目录学合并论述,较为粗疏。直至当代,对宋代目录学的研究仍停留在对一目一录的分析研究上。台湾乔衍馆曾著有《宋代书目考》一书,对两宋的部分目录著作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考证,但有关北宋目录的研究仅有《崇文总目》、《新唐书·艺文志》、《邯郸书目》、《国史志》以及几部佛经目录。既未能全面梳理北宋目录的编纂盛况,亦未能对目录学之变革进行阐释。二十世纪后半期,这种情况略有改观,王重民、吕绍禹、彭斐章诸先生在教学科研过程中,开始有意识的探研目录学思想史,不少古代学者的目录学理论被系统研究。这为今后全面研究目录学思想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乔好先生出版了《中国目录学史》一书,总结中国目录学发展的分期,并把目录学的发展与政治、经济、学术文化紧密联系起来,受到了学术界普遍认同。稍后,1997年,余庆蓉与王晋卿二学者撰有《中国目录学思想史》一书。这是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研究和阐释中国目录学思想史的著作,是上世纪末目录学界最重要的研究著作之一。但此书对宋代目录思想史的研究并不充分,尤其是谈到宋代学术与宋代目录学关系的时候,论述甚为简单,留下了进一步研究的空间。2006年,张富祥先生出版了《宋代文献学研究》一书,其第一章即论述了宋代目录学的发展情况。其中对宋代目录学所取得的理论成果的论述是目前学术界在此方面最为全面系统的论述。学位论文方面,2006年,郑州大学硕士研究生段莹的学位论文《宋代目录学研究》,重点论述了宋代书目编纂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2008年,山东大学硕士生艾雾的毕业论文《宋代目录学的成就及其影响研究》,在介绍宋代目录学成就的基础上,对宋代目录学的著录方法,分类思想作了简要介绍。

    除此之外,尚有一些单篇论文对北宋目录学做过研究,如江新华、拓夫所撰《从目录学名著看宋代目录学成就》,从目录著作的编纂入手,论述了北宋目录学的繁荣景象。更多的关注个别目录学家或者目录学的某个角度,无全面系统的研究著作或论文。总体来说,宋代目录学的研究不够充分,尤其是在宋代目录学思想方面的研究,尚有不少可以深入开掘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