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图书情报机构的产业分类

图书情报机构的分类,大家一直都习惯于按照其服务对象的类型进行横向分类,分成公共图书情报机构、大学图书馆和专业图书情报机构。这种分类对于他们之间的服务规律总结和借鉴有一定的好处,但从机构的运行机制和管理策略的选择上,却几乎找不到什么共同点。投资的主体不同,服务的方向不同,

考核的目标也不一样,只是他们同属于广义的图书情报行业,行业内的业务发展规律有相似之处。

    如按照行业机构的纵向分类,产业分类进一步细化又可以把图书情报机构分为一级信息部门和二级信息部门。一级信息部门包括所有在市场出售信息货物和提供信息劳务的机构,向社会公众广泛提供信息服务的公共图书情报机构就属于一级信息部门。二级信息部门包括所有为政府和非信息机构所消耗的信息劳务。专门性图书情报机构和大学图书馆都应该属于二级信息部门。大型的研究型图书情报机构的划分不是一成不变的。因为一级和二级信息部门之间的相互关系,不仅表现在他们具有基本相同的职业内涵,而且表现在他们之间的联系是相互补充的。

    非信息机构(如教育、科研、医疗和政府机构)是自己设置一个独立部门来从事信息组织和服务工作还是从一级信息部门直接购买其信息服务,这要取决于二者之间的比较利益—成本。一级信息部门的许多行业就是从二级信息部门独立出去从而形成了这个行业的新的业务生长点。这是社会化大生产的必然结果。非信息行业内部的信息部门存在着某个临界规模,超过了这个界限就是不经济的,在这种情况下,由一级信息部门提供信息服务可能产生更加有利的规模效益。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推测,二级信息部门的需求诱发一级信息部门产生出新的行业,其规模效益有益于整个国民经济。一级信息部门的某些行业,如信息设备制造业、管理咨询公司、软件开发公司等又为非信息机构内部的信息部门提供了完备的服务,从而进一步提高了二级信息服务部门的工作效率。其结果是一级信息部门和二级信息部门都得到了发展,非信息业由于信息化程度的提高,也将产生长足的发展,整个经济的重心逐步向以信息部门为基础的方向转移。

    对总体上属于信息行业的图书情报机构进行这种划分的意义在于,图书情报机构可以根据这个标准来衡量和选择自己的发展战略。因为当原本属于图书情报机构内部业务环节的某些业务内容独立出去成为一级信息服务机构时,图书情报机构总体的竞争策略就要相应地改变。当图书情报机构的某些业务环节因为独立成一级信息部门后,图书情报机构的效率得到提高时,实际上就是图书情报机构的知识管理策略向全社会的渗透。图书情报机构向社会提供服务的水平和质量也会因为这些业务环节的效率提高而变得更高。下面我可以把20世纪70年代以来,从传统的公益性非营利图书情报机构分离出去的能够形成一级信息服务部门的业务做一个简要列举:

      (1)市场调研和情报研究。这是一类从传统的图书馆信息查阅服务中分离出来的一级信息服务机构。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出现了一些类似“一揽子事实”C Packaged Facts)的小型信息服务公司。该公司的主要服务对象就是经常到图书馆查找顾客市场报告、过期的剪报或产品广告的读者。由于他们的需求需要个性化的服务,他们希望图书馆能够利用好自身的资源(包括显性的馆藏知识和信息资源、隐性的图书馆员的经验)为用户提供服务。于是,在图书馆的信息服务行业中出现了没有图书馆的图书馆员。他们从原来供职的图书馆辞职,再以普通读者或用户的身份到图书馆去查阅这类信息,把这类信息分类、编辑后,以有偿的方式提供给这些具有强烈的明确需求的用户。这样,这些即使只有一、两个人的小型信息服务公司也独立成为了一级信息服务部门。既避免了图书馆在提供收费增殖服务时面临的争执和来自用户的非议,又提高了用户获取这项服务的效率,总体上提高了图书馆用户的满意度。更重要的是这种方式避免了图书馆被指控有歧视性服务的尴尬。因为,如果没有这些小公司的出现,有这类需求的用户就会反复地询问图书馆员,而某一些读者过分地享用图书馆员提供的服务,这就意味着另外的一些读者无法享受公平的服务。熟练掌握图书馆使用技能的图书馆员利用自己的技能为特定的用户提供服务并获得报酬,这正是市场经济这只无形的手操纵的知识管理策略。

    这类小公司,除了对固定客户外,通常不签定较小的合同。因为,大量的工作,特别是活页广告补充剪报工作是一项劳动密集型工作。他们承担的市场调研工作收费很高,一份200页左右的调研报告,要向用户收取5000美元的费用。调研工作所用的资料主要是图书馆收藏的已经正式出版的资料(显性知识),当然也要通过电话联系去获取相关的资料。

    这类公司的新客户,85%以上是由老客户介绍的,也有其他的信息服务机构介绍的。约有30%的客户是公司的老主顾。

    我国的北京图书馆剪报服务中心也提供相关主题的剪报服务,他们提供的收费选择是:某一个主题,一种报纸一个月的基本收费是30元人民币(不管有没有得到信息),然后是每一条信息加收2元。上海图书馆也为企业和一般市民提供类似的主题剪报服务。从我个人的使用经验来看,这类服务还远远没有达

到可以独立出来的程度,一是多年来公益性非营利机构图书馆员的观念和意识决定他们不愿意轻易摔掉“铁饭碗”;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的市场经济规范还没有建立起来,机构的信誉都存在危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用户的支付能力有限,人力资本便宜,时间和效率意识没有那么强烈。所以,中国类似

的服务一直在公益的非营利图书情报机构里游荡,作为一种新型的服务方式存在、补充着原有的免费服务,但无法进行独立的经济核算和独立生存。

      (2)数据库建设和检索服务。典型的例子有伊利诺斯理工学院计算机检索中心。是由伊利诺斯理工学院图书馆的业务分裂出来的。创办于1969年,总投资为100万美元。公司的雇员不超过10名,但他们在商业、技术和科学方面的信息服务有着丰富的市场经验。他们主要的业务范围是:创建数据库、专题检索、近期目次页检索、手工检索、提供分析报告、市场报告、组织研讨会、发行出版物。

    该中心的客户中,政府机构占60%,大公司占20%,小公司占11%,非营利性机构占5%,其余的都是学生,15%是本地用户。他们的业务中,有50%的咨询是通过联机方式发动公司内外的人力资源优势进行解决。l /3的问题是通过对馆藏的系统检索来解决的。

    另一家类似的公司是1975年由克里夫兰公共图书馆创办的收费实情公司 ( Facts for Fees )。公司只有3名全日制雇员,其中2名是专业图书馆馆员。公司的业务范围主要有:编制书目,承担文献分发、索引编制、按需提供信息、手工及联机检索、推广研究及定题服务。 解决问题时,15%用联机数据库,75%使用本馆馆藏,25%来自个人咨询。75%的业务是本地业务,20%来自附近的洲和地区。

      国内也有类似的情况。如原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下属的万方数据公司;北京图书馆下属的图新公司等都是由原属于公益性非营利机构的图书情报机构内的业务部门分裂出来的。

    中信所是我国国家级的科技信息中心,成立于1956年,直属于国家科委,改革开放之前,沿袭原苏联科技情报中心的模式,主要是收集国外的科技情报资料,进行编译、摘录然后基本上是以原始信息的方式供各级领导决策时参考,对国内的科技情报信息则很少收集,更不用说传播流通了。

    1985年随着国家科技体制改革的政策出台后,我国的商品经济和科学技术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科技情报工作己经明显地不能满足国家经济建设和科技发展的要求,因此,科技情报体制的改革也势在必行。于是,“经费包干,有偿服务”“增强经营观念,深化情报服务”“发展第三产业,更好地为经济建设服

务,,的改革措施逐步地在中信所内部实施,如今中信所已成为一个以专业化数据生产服务为核心,行使着国家经济科技信息中心,各级领导决策智囊的综合性作用的集团化公司,公司的实力逐步壮大,1997年中信所的自我经营收入(3136万元)已接近国家拨入资金总数(3153万元)这在世界上除了美国化学文摘社(成立于1907年)和美国国家技术信息中心倒ITS,最近改名)外,科技信息服务领域内自我经营收入相当于国家投入的国家机构屈指可数。1998年,中信所年产值超亿元,信息服务用户逾万家,成为公益事业和信息服务产业齐头并进,传统和电子资源并存的情报机构,是我国信息服务产业化过程中少有的成功机构之一.

    2001年,万方数据公司的经营状况良好,己经具备了单独成为股份公司的条件,他们果断地决定与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剥离,但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作为万方数据公司的最大控股单位,与万方数据公司的经营状况仍然有着密切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