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影响教会大学图书馆西文文献收藏的主要因素

一是学校的性质决定的。由于教会大学是由西方基督教差会出资兴办,目的是以宣传基督教和西方文化,而这些内容多是用西文书写出版并从国外输入的,教会大学图书馆在欧美各国均设有代办处进行西文书采购,因此,西文藏书丰富成了教会大学图书馆的主要特色。此外,教会大学要求学生在校园内将英语作为主要语言,并为了加强英语学习采取了一系列的强制措施,制定了相关规定,如燕京女校规定一二年级必修英语,测验合格才准升三年级,因此,不论主修那一系的学生,都具有一定的英语水平。金陵大学“一年级新生入学考试,仅英文一项,就要过五道关:听力、读力、作文、语法、字量(常见字的字义及用法)。在课本方面,除去国文、中国经史等课程不能不用中文外,其他课程,包括文娱活动,全部采用英文,连助教指导实验、运动场上运动员的口语、学生助威的啦啦队,也无例外。ff  159圣约翰大学更大力提倡英语教学,医科、神学和自然科学的课程完全用英语讲授,在这样的氛围里,图书馆自然也会受影响,为保证教学需要,重视西文藏书成为必然,学生为提高英语水平,在利用图书馆时借阅西文文献数量要高于中文。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在1997年给差会的报告书中,列举了数个推行英语计划的原因:“(一)华

人学习英文,犹如西人研究希腊、拉丁文,可以增进智慧;(二)学习英文,可以铲除华人排外之成见;(三)华人学习英文,可以增进东西方之间的接触,占据商界重要位置:(四)华人学习英文,可明了基督教事业和教义;(五)华人学习英文,至少在通商口岸,已势在必行,教会学校应捷足先登。160这个报告书让我们看到,传教、加强中西方文化、经济沟通和培养掌握英语的基督徒学生或亲近教会的学生是教会大学重视英语学习的主要目的。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教会大学图书馆自然会将西文藏书的收集放在第一的位置。而且,教会大学均与西方相关机构有密切联系,图书馆在西文书采购和获得西文文献捐赠上都有非常有利的条件。

    二是读者的特点决定的。教会大学图书馆的读者主要是学校的教职员工和学生。其中,教师多为外国传教士、笃信基督的外籍人士、在外留学归来的学者、以及具有基督徒背景的,或在教会大学毕业的人担当,除了少数国学外,在课堂讲授时也用英语,教材和参考书也多是外国出版物,他们同样也要求学生利用西文书,而教会大学的学生很多是在教会中学毕业,良好的外语基础也使他们养成阅读外文文献的习惯,从而形成对西文书的强大需求,尤其是在教会大学兴办初期,这一特点更为明显。如1915年9月17日金陵女子大学正式开学时,教师6人,其中美籍4人,中国籍2人。图书主要是《大英百科全书》,图书约40册,教科书全部采用英美大学的课本。1930年时,金女大教职员工发展到47人,其中中国籍30人,美国籍14人,英国、法国、德国籍各1人。16,外籍教师仍占三分之一多。162齐鲁大学在1917年前后拥有行政和教学人员超过50人,其中三分之二是西方人。l6,即使1929年齐鲁大学改制后更换了中国人当校长,但校董事会仍为西人保留着三分之一的位置。抗战前期,燕京大学的中国教师和外国教师的比例是2: 1,而在燕京女校,这一比例是1:2。教会大学图书馆读者的特殊性也是西文文献收藏巨大的直接原因。

    三是社会和读者需求决定的。教会大学多设在经济发达地区,由于对外经济发展所产生的巨大商业需求,使传教士和部分中国人认识到英语的商业价值,来华的外国洋行急需懂英语的当地人充任买办和职员,会英语的中国人可能会得到高薪的工作和职位,因此一些城市中较富裕的家庭,宁可多付学费也要让孩子上教会大学,目的就是到教会大学来学外语。福开森曾回忆说:“送儿子到教会学校来的父亲们常说他们的孩子学中国文献不会有出息,但希望他们能够掌握外语。”164所以,这种对外语的社会需求必然会反映在教会大学图书馆中的外文文献需求上。如如圣约翰大学图书馆1915-1923年间,共借出书刊70,726册,其中英文书刊为53,224册,中文书刊为17,502册,分别占书刊流通量的75%和25% 0   165到20世纪30年代后,对西文文献的需求有增无减,在1933-1939年间,圣约翰大学罗氏图书馆共借出书刊265,394册,其中英文书刊为229,363册,占总流通量的86%,中文书刊仅36,031册,占总流通量的14% a’“根据圣约翰大学图书馆的统计资料来看,该校对英语及西学非常偏重,形成读者对英文书刊的大量需求,这直接影响了图书馆的图书采购,使英文书刊作为采购的重点。由此可见,西文藏书丰富是教会大学图书馆的一大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