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西方书史研究概况

20世纪早期以来,英美兴起了新书目学派(又译新目录学派),它是现当代英美校勘学的代表。新书目学的研究对象是文本,是书籍的物化形态。这个学派的兴起,源于对早期印刷文本感兴趣的学者,他们有意探讨文本生产过程中的各类问题。

    自古腾堡印刷术传入英国以后,英国出版了许多经典作家的作品。这些经典作家的作品被多次重新印刷和出版,在印刷出版的过程中,一些印刷、出版的复制文本不同程度的受到污损和破坏,从而和作者最初的原本以及原始意图之间发生了背离。新书目学派的研究者们正是发现并考察了这个过程中的种种问题,有了一种迫切的需求,即去“审视文本的传承历史”,去考证和校对各个种类的文本版本,尽力还原能体现出作者的本意或最终意图的文本版本。

    这种全新的书史研究以整个社会为研究背景,借助文献书目、印刷学、图书馆学、文学评论等学科的专门研究成果,依靠年鉴学派社会经济、文化史的研究理念、范式,对书籍在具体社会历史情境中的地位、作用做出综合分析。

    而西方书史研究的逐渐兴盛,是在法国学者费夫贺之后。吕西安·费夫贺是法国年鉴派史学大师,是《印刷书的诞生》一书的作者之一,也是最早进行书史研究的西方学者之一。在费夫贺之后,西方书史研究引起部分学者的重视和深入探究,渐渐跨越学科、国家的界限,成为一个新的学术研究领域,并产生了一些有影响的书史研究学者。

    理论研究方面的有乔纳森·罗斯(Jonathan Rose)编的读本《书史手册》(A Companion to the History of the Book)、莱斯利·豪萨姆(Leslie Howsam)的《旧书新史:书籍与印刷文化研究的方向》(Old Books and New History :An Orientation to Studies in Book and Print Culture)等,实证研究领域的有伊丽莎白·爱森斯坦的《作为变革动因的印刷机》、达恩顿的《诗歌与警察:十八世纪巴黎的传播网络》、安·霍金斯主编的《书史丛书》等。这其中,尤以美国学者达恩顿和法国学者罗杰·夏蒂埃成就最大,堪称当代西方书史研究的典范。

    这些研究者各具独特的观点和角度,美国学者达恩顿认为,书史或可称为由印刷而产生的交流的社会史、文化史,因它的目的,是理解在过去的几百年里观念如何通过印刷传播,以及人们暴露在印刷字之下如何影响了人类的思想和行为。

    梅洛认为,书史研究是“用最广泛最完整的视角来看待书籍,探究其社会功用、响应的经济和政治利益、相关的文化实践等”。

    贾里德·耶尼施认为“书史家渴望了解使书籍得以产生的社会、经济、技术以及书籍作者的种种力量……书史,简言之,即是借研究书籍及其制造、出售、购买和阅读状况而研究社会的社会文化史”。

    格林斯潘和罗斯认为,“书史”是“有关著述、出版、印刷、书籍艺术、版权、审查、书籍出售与分配、图书馆、读写能力、文学批评、阅读习惯和读者回应的社会、文化、经济史”。

    以上几位书史研究者的研究领域并不完全相同,理解书籍的视角也不同,但他们在书史研究观点上是有共通之处的:他们都认同书籍有着丰富的政治、文化、思想意涵,肯定对史的分析考察可以反映社会的很多方面。这些不同学科的各色研究者,在推动书史研究过程中论文著书、各有建树,形成了一股以社会史、文化史为导向的书史研究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