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图书史与社会史

(1)出版的社会性

     达恩顿认为出版过程中形成的人际关系网所体现出的复杂人际,本质上就是纯粹的商业关系。出版商为了赚钱,那么要求工人延长工时、扩大生产以降低成本就成为必然行为;而印刷工人为了自身权益,又要求提高工资,缩短工时,改善所受待遇;作者为了获得名声和收益,要求打击盗版,增加自己的版税收入。总之,在图书出版的世界,大家都争夺、捍卫着自己的地位和利益。这些方面构成了图书在经济层面的意涵,由此意涵出发,就能够对图书做社会史经济向度的分析。

    印刷书是商品,然而其意涵并非仅此而己,说到底,它要实现其经济意义上的价值,就要从印刷工场、作坊走出去,循着商人们构建的商业网走过乡镇,跨越国界,为各色各样的人所购买、消费和利用。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印刷书扮演的角色发生了变化,它不再只是一种商人牟利的工具,而是在更宽、更高的层面上成了一种社会观念交流的新方式。

(2)出版与社会变革

    达恩顿对《百科全书》和法国畅销禁书的历史研究中,提出了书籍引发革命的问题,他认为虽然书籍并不是引发革命的根本因素,但是书籍对革命的鼓动和推进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他提出图书出版过程中,随着书籍传播网络的发展壮大,公众舆论会受到出版的影响,作为社会变革参与的观察者,公众逐渐政治化。例如达恩顿考察的法国大革命前的畅销禁书,这部分禁书包括过于淫秽的、触犯当局政治权威的、或是其他原因违反当时法律的图书,这些图书大部分并不能代表出版的进步,当然更不是图书出版的优秀作品,但是这些禁书的大范围流通正是反映了当时社会的动荡和公众对当权政权的不满,通过违禁书籍参与激化社会舆论,这些异类图书和公众舆论共同发挥作用,解释、传送、扩充那些削弱政权合法性的信息。

    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乎在所有人类社会的历史性变革里,图书出版都饰演了积极的、活跃的角色,在变革过程中,图书不仅传播知识,更是新信息、新思潮、新观点的传播平台,图书与社会变革相互推动和促进,图书成为社会变革的重要辅助因素。文艺复兴、人文主义借印刷书而成长于欧洲各地;自然科学也借印刷书而得到迅速普及;路德应用印刷机将其宗教改革的信念传遍东德大地;启蒙运动乘狄德罗《百科全书》一类印刷书传播的东风而走向兴盛。

    在社会发展和变革中,图书作为一种工具,其本身并没有推动它们得以产生的决定性力量。从它发挥的功用来看,将它看做一种富有活力的活动因子更为合适。它催生、鼓动、配合着种种社会变革的发生,对一个社会的思想文化产生重大影响,以此而参与到对一个全新社会进行塑造的过程当中去。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刷书除是一种商品外,更是一种社会前进和变革的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