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研究型图书馆的未来

达恩顿在他的文章《未来图书馆:鸟托邦式的幻想》中谈到随着出版数字化,图书馆通过计算机终端,接入巨型数据库,在未来或许能够实现无书的图书馆,读者可以通过完美的搜索引擎查找满意的图书和资料。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似乎失去了它在“知识世界的中心地位”,取而代之的是电子服务商。

    而达恩顿提出,事实上图书的完全数字化具有误导性。一方面,就目前而言,人们是无法上传所有的印刷书的。例如谷歌图书搜索计划,谷歌和美国五家大型图书馆签订协议,但它们的藏书总和还不是美国的全部图书。另一方面,虽然每一家电子服务商都确定自己的使命是更方便快捷的传播信息,但是他们并没有承诺长期保存文本。电子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公司的衰落也在加快。而对于实体图书来说,它尚作为社会经济体系中的一种元素存在,同时在读者的精神生活中也有重要的地位。

    因此,达恩顿认为,在数字化时代,不应将图书馆只是看作仓库或博物馆,大多数研究型图书馆不仅分享图书,而且像神经中枢一样传送电子脉冲。它们获取数据,维持数字储存库,提供电子杂志的入口,精心设计深入实验室和研究室的信息系统,协调数字化工作。很多图书馆正在馆藏数字化的途中,与世界分享知识。

    对研究型图书馆的未来发展,达恩顿给出了一些建议,他提出研究型图书馆在数字化环境下要想蓬勃发展,图书馆之间就必须联合起来。它们必须开发离线共享数据库,改善馆际借贷,交换电子文档,准备联合操作的元数据,整合文献目录,协调数字化工作。通过反复摸索,可以一步步向建立全国性乃至国际性的数字图书馆迈进。

    达恩顿在文中谈到,即使如谷歌这样的电子服务商能够长期存在,也不要期望它的寿命长到可以替代传统的图书馆,研究型图书馆仍然会立于校园和城市中央,为图书的未来保存历史、积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