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数字化环境下的有益尝试

达恩顿进行图书史研究的目的之一就是设想和预测未来的出版业会有怎样的图景。在我们周围,信息爆炸如此猛烈,信息技术的发展速度令人眼花缭乱,以至于我们要面对这样一个基本问题:身处数字化新图景中,图书出版该如何定位?达恩顿推荐了他的解答之法,了解信息传播方式的历史,同时了解图书的历史。而他本人除了进行书史研究,也在当前的图书出版中做了一些有益尝试。

  达恩顿的电子书出版项目

    达恩顿认为,对图书出版的研究不必局限于分析某项特定的技术因素或某方面特定的内容,而应从历史角度对图书出版进行探讨,以对图书出版史中存在的问题建立一个长期的认识。在他看来,历史研究也许无法提供可以直接应用于当前环境的考验,但是潜心研究图书史对于理解图书出版的现在和未来是大有益处和启发的。

    因此,达恩顿在进行书史研究的同时,还参与发起了两项以他自己的构想为基础的出版项目:一个是“电子启蒙运动”,是一个根据伏尔泰、卢梭、富兰克林和杰斐逊的书信编辑而成的数字化数据库,由牛津伏尔泰基金会以打包订阅的形式发售。另一个是古腾堡电子书,一套由历史上的获奖论文组成的电子专著集,由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发行,同样采用了订阅的形式。这两项出版项目被他自己称为冒险项目。这之后,达恩顿还撰写了关于18世纪欧洲出版业和图书贸易的长篇电子书。这些尝试,正体现了达恩顿研究书史的最终目的。

2.金字塔型出版观点

    达恩顿亲身尝试了部分电子书出版项目后,提出电子书金字塔型出版的观点,他不主张大量堆砌数据,也不支持在数据库建立超链接,在他眼里超链接是脚注的复杂形式。他认为,书不是越厚越好,同样电子书也是如此,最好可以采用金字塔式的层级结构。最高层可以是图书或文档主题的简要概述,也许可以以小册子的形式问世。从上至下第二层可以是围绕主题分成几个独立单元的论述。再往下第三层是解释性的短文,接着是资料性的文档,第五层可以是出版者、作者、编辑以及读者之间的交流书信等。

    达恩顿认为,电子书这种类型的新书将要或正在引发新的阅读方式,这种阅读方式不同于以往的传统纸张图书的阅读,有些读者可能希望横向快速浏览,有些读者则愿意纵向深入阅读,跟随某些主题,逐步深入到支持主题的文档。还还有一些人并不存在明确目的阅读,只是寻找自己感兴趣的部分。如果采用金字塔型出版结构,那么在上述任一种情况内,电子出版商都可以按读者的要求打印和装订文本。

3.谷歌图书搜索计划的启发

    达恩顿在《阅读的未来》一书中,开篇就谈到谷歌图书搜索计划,从2007年开始,过去的五年间,谷歌将百万部图书数字化并将之传至网络,这些图书来自大型研究型图书馆的收藏,其中很多是受著作权保护的,这项工程被称为“谷歌图书搜索计划”。这个计划进行的同时,一些作者和出版社因此提起诉讼,控告谷歌侵犯版权。经过长期谈判,原告和谷歌达成和解,达恩顿认为这个和解结果会对未来图书世界产生深远影响。他认为经过作者和出版商共同确定方案条款后,谷歌还有可能超越亚马逊公司的电子服务供应商,成为世界最大的书商。

    在谷歌图书搜索计划事件后,达恩顿提出研究型图书馆的负责人有着明确的共同目标,即希望开放图书馆的馆藏,他强调图书馆应向公民开放获取通道,实现公民对信息的开放获取。达恩顿所坚持和肯定的这种开放获取的精神,来源于他对启蒙运动时期出版史的考察和研究。在以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为社会背景的书史研究中,他提出启蒙运动的发展与兴盛,离不开作者与读者、书籍出版与图书馆的共同推动,图书出版对法国大革命也起到激化和促进的作用。

    因此,当下的数字出版也可能会引起社会的变革,或者至少是某些方面的变革,如阅读、出版文化、思想意识等。在数字化趋势下,达恩顿认为图书出版数字化是必须的,但同时他认为更重要的一点是要民主化,将个人利益置于公共利益之后,即他所强调的“开放获取”。而这种民主的开放性获取单单指望市场会服务于公共利益显然是不现实的,因此达恩顿认为公众也应该积极行动,争取图书的公共领域,实现研究型图书馆馆藏的公益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