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马克思国际价值理论视角下的我国图书版权贸易

目前,我国版权贸易巨大的逆差,体现着我国在版权工作中,正在被其他国家剥夺着剩余劳动时间。由于不同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科技水平不同,存在着同样价值的图书的劳动时间自然不同。

    以我国和美国为例,两国同样翻译一本德文科技类图书。我国懂德文的专业人刁‘本来就不多,而懂科技,特别是国际最新技术,又懂德文同时还能够进行翻译的人刁‘就更寥寥无几了;而在美国,假设懂德文的专业人才‘也不是很多,但是美德之间的科技差距并不大。同时许多技术方面有能力的人才倾向于去美国生活,所以在美国找到懂翻译、德文、科技的人才要比在中国容易。美国的出版公司都是以大型集团化为主,而中国的出版社则更多的是中小型为主。在资金方面,美国出版集团能够给出诱人的薪金;反观中国出版社通常拿不出这么多钱,再加上在美国生活的上述人才多于中国,所以对比之下在翻译方面美国的人力资源优势要大于中国。即,在这方面,美国处在阶梯的上方,中国处在阶梯的下方。

    中国出版社在聘请一名高水平专业译者进行翻译的时候;美国的出版社可能正在由三名这样的译者同时进行.所以对于同样的一本书,中国翻译的时间要三倍于美国的时间。而美国的出版集团,则可利用节省下来的时间去翻译其他的作品。这样、,在该图书的翻译方面,美国出版集团就产生了剩余时间。该图书在美国的国内价值,要低于在中国的国内价值。而剩余时间的优势,在价格上自然表现为,同质量的图书价格要低一半甚至更多。

    随着我国在各个方面与国际的接轨,我国能阅读先进科技类图书的读者,英文水平一般都不低。再加上这类的专业书籍价格普遍偏高,所以对他们而言,英文版和汉文版图书,如果价格相差太多,他们宁愿选择英文版。这样的情况如果长时间持续下去,还可能导致中国出版社不再翻译德文原版,而是直接引进英文版的该图书,而后汉化出版。这样引进的成本,由于包含了美国方面用于德译英的费用,以及美国方面引进德文原版的费用,就要比中国从德国直接引进德文原版要高出许多。但是许多国内出版社却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出版社“所付出的实物形式的物化劳动多于它所得到的。但是,它由此得到的商品比它自己所能生产的更便宜”。

    国内的英文翻译远比德文翻译成本低廉,对于引进版图书而言,最主要的成本就在于引进后的翻译费用。所以这样做,可能要比引进德文原版翻译的成本还要低。这项交易,最后产生了用我国的三个工作日换取美国一个工作日的结果。

      “两个国家可以根据利润规律进行交接,两国都获利,但是一国总是吃亏,一国可以不断攫取另一国的一部分剩余价值而在交换中不付任何代价”。“处在有利条件下的国家,在交换中以较少的劳动换回较多的劳动”。这样原本平等的交易在实质上变成了不平等,等交换也变成了不等价交换。而这种既被剥削又可以获利的行为是完全按照市场经济运行的结果,如果想避免这样的结果就只有不去参与市场经济,所以我国的出版社在完全按照市场经济规则运行的国际版权贸易市场中常常处于下风。

    通常而言,我国从国外出版社处引进一部热门图书的版权费用可能需要几百万美元,而我国输出的热门图书的版权费用,多的可能也只有几十万美元,而且这还是在国际上卖的最好中文图书。如果只是图书内容本身的好坏,基本上不可能使得两者的差价到达十倍甚至更多,这中间就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合理的解释是想要增加本国图书在国际市场上的国际价值,一方面要在国内尽可能的进行规模化、专业化出版以提高生产效率,从而把国内劳动力的成本压到最低。另一方面还需要在对外进行版权贸易时尽量保持高价。

    如马克思所说“投在对外贸易上的资本能提供较高的利润率,首先因为这里是和生产条件较为不利的其他国家所生产的商品进行竞争,所以,比较发达的国家高于商品的价值出售自己的商品,虽然比它的竞争国卖得便宜。只要比较发达国家的劳动在这里作为比重较高的劳动来实现,利润率就会提高,因为这种劳动没有被作为质量较高的劳动来支付报酬,却被作为质量较高的劳动来出售”。使国内的价格高于该图书的价值,同时使对外输出价格再高于国际价值,这样一来,图书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有比较高的价格,本国图书的国际价值自然升高了。

    这就造成了,我国从国外出版公司引进一部热门图书的版权费用,可能需要几百万美元。我国的版权价格偏低,则是由于国际垄断组织的存在。他们是这种不等价交换的另一个来源。具体到版权贸易领域,就是国际版权市场上的大型出版集团在压低我国图书的价格。垄断取决于需求的强度,一国的文化影响力取决于一国的经济实力,虽然我国的经济实力显著增强,但是还不足以强到支持我国的文化在全球都被认可。这导致,以我国文化内容为根基的图书,在囚际市场上并没有形成垄断式的需求。假如有这样的需求,国内出版社自然就拥有该图书的定价权。但在没有强烈需求的条件下,我国的出版社在输出版权时并没有多少定价权。却反而是根据引进国,特别是引进我国版权的国外出版集团提供的价格来输出。这类集团通常是在本国市场上拥有垄断地位的公司,在与他们交易时,我们的出版社通常也没有议价权。需求强度不高,再加上议价权和定价权的缺失,再好的作品当然也不会有很高的价格了。这样就形成了开头时出现的相差十倍的价格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