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文图书馆!包月下载,不限IP,随心所欲!

教育科研信息的内容形态变化

 数字化出版:数字学术文献已经成为科技教育用户依赖的用以学习与创造的基本保障。

多数重要出版商的科技期刊和主要国家的专利文献已实现完全数宇化出版,主要科技会议录、专著、工具书等学术型“图书”的数宇化快速推进并迅速逼近市场转换的转折点,开放获取期刊和开放获取知识库迅速发展。例如,在DOAJ登记的开放学术期刊已经超过6, 700种,在DOAR登记的开放机构知识库已经超过2,000个。

    科学数据:科学数据的数字化、网络化组织利用正在高速发展。数据(包括各种数值型、事实型和文宇型数据)一直是科学研究的基础产出,是科学出版的重要内容(包括嵌入到论文、专著中的复杂数据),是科学研究与教育的基本信息资源。世界各国积极建设数宇化、网络化的科学数据平台,包括中国科技资源共享网、关国的科学数据网回、英国的科研与教育数据服务网等,同时许多领域都已经建立了大规模的科学数据服务机制,典型的如医学与生物

领域的关国国家医学图书馆NCBI、社会科学领域的关国高校ICPSR、生物多样性领域的BHL、地球与环境科学领域的PangaeCislPangaea、原子分子物理领域的VAMDC等。同时,人们正在积极建设从科研项口申请到科学出版全流程的数据管理与利用机制。关国科学基金会从2011年开始,要求所有项口申请者要提交相应的数据管理与共享计划Czol,要求研究者有效组织和共享研究项口所产生的科学数据;多个国家的科技教育机构联合发起了DataCite项口,为科学数据集提供专门的唯一标识符和公共登记系统,支持数据集的规范引用和复用,并纳入CrossRel系统与文献的链接;多家出版商也发起了Dryad项口,对科学期刊文章中引用的科学数据集进行登记、描述、保存和公共获取服务。这些及其他努力正在建设一个全而的科学数据发现、关联、利用和复用的基础环境。

语义化出版:历史上,科学文献是供人阅读的。但是在数宇化条件下,一方而,科技文献越来越多,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完整阅读自己所在的哪怕一个很小领域的全部相关文献;另一方而,数宇化使我们能够对科技文献中的每一个知识对象(人、机构、项口、时间、设施、活动、主题等等)和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进行解析,能够基于这些解析来鉴别、关联和组织不同层次的知识内容。因此,在科学内容创作与出版时,对其中的知识对象与知识关系进行鉴别和标引,并把解析逻辑与结果作为内容出版的有机组成部分,支持语义化出版(Semantic; Publishing),就成为未来科学出版的重大发展方向。大量的研究与试验已经开展,例如对LATEX文本进行语义标引的SALT项目,对科学文献进行细粒度语义解析的Nanopublic;ation计划和Enhanced publication计划,对科学报告进行模型化标引的MOSTR训一划[zs7,Elsevier的Article oI Future训一划Cz97,英国皇家化学会的Prospec;t项口,PLoS NTD的Semantic; Enriching训一划,等等。不仅如此,W3C已经在考虑标准化的科学文献置标语言ORB,而google ,微软和雅虎也在联合研究对网页的语义化标准机制。显然,当科技内容在出版时已经拥有深度和计算机可读的语义标引时,智能化检索与发现将呈现出全新的功力。